2006年1月30日 我要吐槽

到今天我居然还活着。真是不可思议。这或许也是某人心里的想法吧。
在家里呆了快两周没有再出过一次门,天天颓废地上网,看电影,睡觉,上网……如此往复,以为把自己关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思念就不会找到我,结果是相反,越是伪装着要遗忘,心中的思念就越是清晰。
有人发短信对我说:“感情只是习惯而已,你不过是习惯了这种习惯罢了,突然间这种习惯消失了,是需要适应的……”
我觉得她说得对,但转念一想:难道我对侯侯的爱,就仅仅只是一种习惯?我的海枯石烂,天长地久,山高水远,天荒地老,天涯海角,说好了去世界每一个角落,带着她喜欢的大狗和猴子,背着大大的包,走遍世界上每一个角落,说好了结婚,说好了不要孩子,说好了老的时候到山野中过平淡生活的我的爱,居然只是一种习惯?
这是习惯么?我习惯了这种习惯么?以后我又要怎么去习惯这习惯消失的生活?
过年了。
到处是鞭炮声,电视机里传出锣鼓声,欢笑声,家里忙着杀鸡置酒,手机里传来的都是新年的祝福。
欢乐,在悲伤的人眼中,是伤口上的盐。
吃年夜饭照例在傍晚,姐姐去了宜良,今年只剩下我和父母三人而已,我不苟言笑,父母也不大能打开气氛,所以席间有些沉闷,往往是他们问我,然后我回答,然后沉默。
我端着碗,看着满桌的菜,突然想起在昆明的时候,我写信给侯侯说,“我回来的时候想和你一起做一次饭,虽然我做得不好,但还是很想和你一起做饭,这种欲望十分强烈,到时候你一定要答应我……”
想不到如今物是人非,不要说一起做饭,就连见面也不可能了。
父母在晚上端着温水和感冒药,让我吃药——他们以为我是生病了。
我病了吗?没病吗?也许是病了吧,我吃了药,又想,我的病是这些药能够治得好的吗?
我的作息时间又回到了高考后的假期,白天是睡觉的时候,夜晚才开始活跃。而这时的感觉,甚至不如高考之后,同样都是等待,同样都是悲伤,至少当时有希望,当时尚有一丝曙光,而这时候,连一丝希望都没有了,四周都只是无尽的黑暗。
黑暗,黑暗从来就没有离开我,或者说我就是为了黑暗而生的,如果有时候觉得有些光亮,那也只是为了将来显得更为黑暗,没有边际地黑暗,像是最深的海底悬崖,最遥远的宇宙……黑得让人窒息。
学心理学的九尾妖狐说,“女人所需要的男人,并不是简单地可以给她安全感,可以呵护她,给她买礼物、给她安慰……这对于她反而是一种累赘。女人所寻求的,是能够触动她内心深处的东西,这极可能是给她不安全感,甚至带给她悲伤的人或物,这些给她的刺激是最强烈的,有人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其实并不是没有道理。像你我这样只知道给人温柔,不敢有丝毫越轨的男人,被人甩是理所当然的事……”
…………
想尽快离开这座城市。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 # #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病”里木有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