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

2006年1月21日 我要吐槽

昨天下午在QQ上遇见了猪油,我在QQ上写着“想不想去打篮球”的时候,他发来一条消息,说“什么时候去打篮球吧”
我说好,就一会儿吃了晚饭。
我换上好久没有穿的篮球鞋,踏着自行车,像要飞起来似的。
到了广场上,好多的人,有一些老年人在举行一个联欢会,好像是庆祝新年,现场敲打着锣鼓,灯光很耀眼。
就在这个广场,我们高考之后打了一场告别赛,对当时唯一的记忆是火热的天气,刺痛的阳光,还有要分别时的奇怪的气氛。
我从来就受不了这样分别,所以我尽量使自己看起来从容,笑笑的,但比较尴尬,所以最后就把力量发泄到篮球上了,打得筋疲力尽,汗如雨下。
以为告别赛之后就再也不能和他们见面了,想不到现在,我又站在了这个球场边。
我骑着自行车,在场边停住,下车。看见了场上的猪油,奋力地抢着,投着,和原来没什么两样。
我们点头微笑。
我没有立刻上场,在场边坐下,给Cloud发了一条短信,说快来啦,不是约我吃东西嘛,我在保岫广场。
我上场,随便地玩了一会儿,带着手机和钱包,放不大开。
Cloud来了,背着一个包,我便把手机和钱包放在他的包里,脱了厚厚的冬衣,开始玩起来。我们闲聊着,一边打着球。
猪油在陕西西安学计算机,Cloud在南昌学材料工程,我在昆明学动画,而从前,我们在同一个班里学语文 数学 外语 化学 物理 生物……
猪油从西安回来,居然有高原反应,整天说胸闷头晕的;Cloud还是一副傻样,和从前一点也没变,不过我估计,混得最好的就是他了。
我们在一起玩着,和一些不认识的小朋友三对三斗牛。我打球的时候,时常神经质地听到我的手机在响,时常让旁边的Cloud帮我看手机,看是不是有人给我打电话。因为手机是侯侯和我唯一的联络方式。
一直玩到了晚上九点多,我们才离开。
我和Cloud去吃了“冰粉”——一种我好久好久没有吃的街头小吃,然后我们在街上走着,我便想去找侯侯,虽然知道如果她不给我打电话的话,我是不可能见得到她,但我还是想去她的门口,想从远处看看她院落里的杂草,从她家的背面看看她房间里的灯。
我们真的在侯侯家门口了,我不敢敲门,虽然我一直很想。
她家里黑漆漆的,似乎是没有人,我推着自行车,在她的门口逗留了一会儿,绕路到她家背面,抬头看着她房间的窗户。
Cloud说,你唱歌吧。
我说,唱什么呢?
我想了想,唱“当我想你的时候”,这是我和她都了解的,一提起来就会想到我们之间的事的一首歌。
念了一首诗,“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但没人回应。
我回家,上网,和一个同学聊MSN一直到凌晨3点。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生活 #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夜深了”里木有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