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的假期

2006年5月12日 我要吐槽

五一的假期说来就来,说走,也就走了。

这七天里,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作为,仅仅只是吃吃便睡,睡完又吃,躲在卧室里。印象里面,自己有两次外出,但这两次外出都不近。

第一次是和Fiona,莉莉以及金星去了滇池畔烧烤,我很久之前提议说等话剧成功之后就一起骑自行车去海埂,可是现在话剧没有什么进展,甚至还没有公演,她们就不耐地想要实现这个壮举……本来我是极力想要借这个假期把话剧好好排几次,弄得好一些,可惜假期刚开始的时候,小西就回家了,而且还不知道什么会来。小西是话剧里面的很重要的角色,没有她是什么都行不通的,话剧的排练只好因此而暂时搁置。之后又传来一些人有事,打工,找朋友,约会……与我之前的预想格格不入,“我才发现梦想与现实间的差别……”

但有什么办法呢,我总不能让人家什么也不做,只和我排话剧吧~

于是就很郁闷,整日在屋子里摆弄poser,渲染那个不知能不能实现的短片。

当“奶奶”Fiona约我的时候,我就想:“反正也是整天地躲在卧室里,不如出去晒晒太阳……”于是我就答应了。就去借自行车,后来一波三折的,终于到了第二天早上才勉强借到三辆车,而我们一共有四个人,我是属于那种很壮,所以只能出卖苦力的,所以她们当中有一个必须被人载,我挑了一辆没有后架的车(很狡猾吧),一开始就比较轻松。

天气很好,换言之——太阳光很强烈,特别是昆明这种紫外线照度极高的地方,我突然想到我出门的时候竟然没有擦防晒霜……当她们问我的时候,我装作很man的样子,一本正经地说:“男人嘛,就应该有健康的肤色!”

一路寻着记忆,偶尔问了几次路,竟然也被我们找到了对的路。我们踏着车,迎着一路的凉爽的风,眼前的高楼越来越少,绿色越来越多,最后我们来到了一条很直很长的公路,沿途都是柳树,梧桐,越来越空旷。我想,我们快要到了。

这时候,金星载着莉莉已经接近崩溃,莉莉就转移到奶奶的车后,后来由于奶奶的不慎驾驶,导致一场令我心悸的飞车特技。莉莉被大意的奶奶从后架上掉下来了,腿破了些。我就毅然放弃了空车的悠闲,让莉莉坐在我的车前面的直杆上,那辆车是公路车,车把很矮,而且我的躯干又比较特异,于是我像个母鸡似的俯身靠在莉莉背上,几乎把她都包围起来了……我想她坐的时候一定很不舒服吧——我都不大舒服。莉莉说:“坐你的车很平稳,很有安全感的!”我哈哈道:“那是当然的啦,我的技术可不是盖的!”

这一幕,突然让我想到了从前——遥远的从前。

终于到了所谓的“海埂公园”的门口,我已经看见滇池那庞大而又美丽的身躯了。买票居然花了七块钱。

我很喜欢山水,但当我靠近滇池的时候,我大失所望。滇池的水不是一般的脏。带着浓重的腥味,她不断地用她的肥胖的身体撞击着岸边,每一次的撞击,就会把跟腥臭的藻类的味道卷到空气之中,夹杂着些动物腐烂的气味。这片水,像个被几百个大汉蹂躏了几千次的女人,拖着千疮百孔、残缺不全的身躯在天的间蠕动着,想要展示她自以为的美。我仿佛可以看见她曾经透明的胴体,看见她风姿绰约的情怀,但现在……她污浊的身体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披散着一头乱发,到处塞满了腐烂了的尸身和烂草,像一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可怜虫一样,躺在此处。

我站在岸边,惊淘拍岸,惊其污浊之严重;大叹“壮观!”——好大的一个垃圾场!

我们到了一个比较远离湖岸的地方,租了烤架。

很惬意。如果滇池的水能更清一些,如果没有那么多油烟,如果身边再有几个美女的话……就更惬意。

回去之后,我累爬下了,自己黑了一层,但看起来还是满帅的:)自行车不合身,我的屁股生疼。看来还是得自己去买一辆车来骑。

第二天忍着全身的酸痛,买票去了宜良——那个以烤鸭出名的地方。不过我不是去吃烤鸭,现在提起烤鸭我会觉得好恐怖,上次不知是不是所有人都受了诅咒,每个人都给我烤鸭吃,我在一天里面至少吃了两只烤鸭,这还不包括像鸭翅鸭舌这些附属产品,现在的我是谈鸭色变。那么我去宜良干什么呢?大案是,去看我姐姐。

车在昆-石公路上一直向前,大约有一小时的时候,车停了下来,我本来有了些睡意,也被这突然的停驻弄得清醒起来,我下车,看见一个有些像旧上海时的一些建筑,有一座两层楼上挂着一个霓虹灯招牌,陈旧不堪,写着“**大酒店”。我想,宜良不大发达啊。

给姐姐打电话,却不接,一会儿,却看见了她。她说等了好久,怎么才来。

同她一起的是一个有些书生气息的男子,但看得出,薄薄的那双眼镜下的,是一个精明,老练,成熟的灵魂。

我们吃了饭,之后就买了些解暑的食物,一起去了一个叫做“岩泉寺”的地方,据说岩泉寺是宜良唯一值得旅游的地方。

我觉得还不错,整个寺建在山的一侧,依山傍水的,不过却名不副实,根本看不见“岩泉”,有些从石头上喷出的水雾一看就知道是人工建造而成,一条奔涌的小溪我以为是山涧的泉水,谁知寻着小溪往上,才看见那只是山顶有人工抽上去的水在往下流而已……

还是不写这些比较好,有时候不能太现实的,还是浪漫些,就当它是天然的吧。

虽然我不信什么教,但遇见了佛像,道堂,看着姐姐虔诚地下跪祈福,我也会跟着跪下,许个原。我想每天这么多人在这些神面前袒露心声,不假掩饰地显露自己的贪婪和私欲,他们是不是很郁闷?这年头,做一尊雕像也不容易呀!

我们下山是在下午四点多,由于我催促着要回去。今天小西回学校了,排话剧有望了。

姐姐不忍我离去,我一开始还坚持,但后来看姐姐一片赤诚,我也于心不忍,就答应再逗留一会儿。后来我和姐姐逛了一会儿街,在路中心我捡到一只螳螂(可见宜良是多么生态的的方),把它放回路边的草丛里。

姐姐给我买了几瓶龟苓膏,解暑。我在想姐姐是不是暗示我最近皮肤因为上火变得特别粗糙……

我登上返程的车,不想回头——我最怕这种时候,莫名的悲伤在体内奔涌,不知该怎么做才好,有种想哭的冲动,但这么多人,又不好意思哭。所以我没有回头,一眼也没有看姐姐,狠心冲上车。但这辆fu*king车却停着不走,我找了一个靠边的窗,和姐姐挥手。姐姐示意要我到了昆明给他发短信,我的心里又有些酸了。

“……唉,小伙——”

我转头看,一个中年人站在我身边,手里拿着一张车票,“小伙——这位子——26号,是我的吧?”

我跳起来,连忙致歉说,“不好意思,我坐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汗。

转眼一看,姐姐在下面捂着嘴笑。

在回去的路上,收到了Fiona奶奶的短信,结尾说:“我想和你做一次爱……”我吓了一跳!

再翻页,才发现这是奶奶的诡计,后面是“……国主意思想交流。”

回到昆明的时候,已是八点多,再转公车去学校,又花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从门下车,需要经过学校的后山——“白泥山”,是一个情侣常去的地方。特别是这种炎炎夏日,晚上天气凉了,现在天又黑了些,理论上应该很多对情侣在这里出没。我提着龟苓膏,迈着有些变形的步伐,穿过这小山丘,在树丛中的道路上边走边窥视周围的一切。果然有情侣在缠绵,不过不如我想象的那么夸张,只几对而已,拥坐在石凳上,说些情话。

我加紧步子,希望立刻回到宿舍,洗个澡好睡觉。

之后的一天我开始电话骚扰每一个剧组里的成员,因为那天距离假期结束只有两天了。

可能是她们自己也良心发现了吧,都答应了,小西也回了,可是剧中的大美女Angel却不身在远方,一时之间还回不了到学校。

话剧里的女一号之所以叫“Angel”是因为我从前写过一篇博,题目叫“我的安琪儿”,小西所演的Melody之所以叫Melody,是最后当我失恋的时候,总在听陶喆的“Melody”——一个令人伤怀的名字。而关于现实里的扮演这只Angel的人,暂时先叫她Angel吧,以后的博里面会细述。

Angel总是有很多公务缠身,我对此深表理解,也深表遗憾。

于是在最后两天里的第一天里,排话剧又泡汤啦。

约好了第二天的早上九点排,也就是最后一天的九点。

大好的七天时间,就剩下最后这十几个小时了。

最后一天的早上八点,我起床,洗漱之后把寝室打扫了一边,我扫了地,拖干净,整理了一下桌面,倒掉所有垃圾,最后休息了一下,打开电脑,看时间到了九点,开始短信轰炸所有人。

收到回复,说:“不好意思,今早睡过头了……”,或者“我还在洗脸……”(好像是奶奶说的)。

后来终于逐个地来了,所有人当中,Angel是最准时的——只迟到了半个小时而已。

我觉得所有人都应该向她学习。

Angel在我的寝室等了半天,还不见其他人的踪影。我发现她脸上的痕,原来是去玩高山滑草弄成的。好像所有人的假期过得都挺愉快的,为什么我就这么郁闷呢?

排了一早,但不知是时隔太久还是大清早没有兴致,大家的状态都不好,我也不例外。总觉得进入不了角色。后来去画室排了几次,但还是不行,没有感觉就是没有感觉。

一直到了中午,我门各自散去。

我要好好生活

我会早起,但不一定早睡

因为我要好好生活,努力生活

我要好好生活

我会把每一件衣服都洗得干干净净

挂在阳台上

在暖烘烘的阳光下冒热气

我要好好生活

我会时常洗澡,时常洗头

让我的有些长的头发在风中飘呀飘

我会好好生活

我会把我的桌子整理得井井有条

每一本书都在她该在的地方

不会找不到

我会好好生活

会在床上铺晒了一整天的被褥

垫着蓬松的大枕头

入梦

我要好好生活

我要用最饱满的精神去面对每一天

每一个早晨

每一个时刻都像是我的第一次约会

我会像莫扎特和贝多芬的交响乐一样激情地去面对每个困境

面对每一块有待发现的巧克力

我要好好生活

我要养一缸热带鱼

我会精心地照料她们

让她们健康地生长

我会每天定时喂食,定时和她们玩耍

我会给每条鱼取一个名字

用水草给她们搭建一个爱的巢穴

她们就可以在其中快乐地游来游去

快乐地 游来游去

所以那天下午,我去花鸟市场了。和河豚一起,买了两棵水草,还有一些热带鱼,其中有五条红绿灯,两条虎皮,两条亲吻鱼,两条月光,还有一条清道夫。

我之前就洗好了我的鱼缸,水也已经准备好,现在只缺布置一下刚里面的景致,把鱼放进去了。

当我做完了所有的事,打开水泵,看着鱼缸里突突地冒着气泡,五颜六色的小鱼在里面游来游去,绿油油的水草随着水流在水里面轻轻摇曳……我虽然累,但特别高兴,打心底的高兴。

晚上,我召集所有人来排话剧,但是以奶奶为首的铁石心肠派居然突然身体突然欠佳,暴病不能来……

还是Angel比较敬业,只有她和金星来了。但是三个人毕竟也不能做什么,该排的也不能排。 Angel说,那我们就先说说吧。我问:“说什么呢?”她说,当然是说话剧啦,现在把细节什么的说好了,到时候排练就可以不必争论那么累了嘛。

我想了想,说:“……呃,也对,哈?”

于是我三个人就在我的电脑前纸上谈兵——事实上还没有纸。

我要好好生活,我看着我可爱的鱼,说,我的话剧终于接近公演了!我怀胎已久的孩子终于就要得见天日啦!哈哈。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生活 # # #我想睡过五一假期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五一的假期”里木有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