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2006年5月31日 我要吐槽

接近期末啦,这时候就会特别忙。

别人大多都是在忙着学习,忙着应付考试,但我却不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忙什么,反正就是会觉得自己在期末的时候就会忙起来,自己想想,却也还是不知自己到底在忙什么,或者应该换一个词语,我每天的计划都很“满”,有做不完的事。

五一假期我买的鱼全都死光了。对,你没看错,鱼都被我养死了。

我最近总在反省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是水质的问题?水草的问题?鱼本身带来的病毒?还是温度?……我查看了我所有的资料,但不得其解。“红绿灯”的死应该是无法适应水环境及温度的改变,其本身生命力又弱,所以接二连三地死去,终于五条全死了;两条“接吻鱼”死前皮肤上有些黏液,应该是鱼病,但我买的时候她们明明没有异样呀;“虎皮鱼”活着的时候明明很凶,整天追着别的鱼咬,耀武扬威的,死的时候却很干脆,一早起来就两条全都翘了,我估计是晚上缺氧造成的;“红月光”的死就更莫名了,我原本想,其他鱼全都死了,这两条都不会死,因为她们确实很活跃,别的鱼奄奄一息的时候,她们俩却欢快地在水里追逐,但后来我却怎么也看不见她们的踪迹,还以为藏在什么石头、水草背后去了,谁知后来在水泵后面发现了她们的尸体,像是被水泵夹死的;更加令我惊奇到倒地的是,连清道夫这只不像鱼倒像恐龙的鱼都死了,关于清道夫的死,我真是想破了脚后跟都没有想出来到底为什么。

就这样,这些鱼都离我而去了。先深沉一下,什么也不说,为我的鱼默哀三分钟……

后来我得出的结论是,我是个杀手,养什么死什么。

从前我妈妈为我去“问神”,那个“神”说我是“火命”,与水命相对,我对任何弱小的生命都有杀伤力,“神”建议我不要养宠物,不要养花花草草,不然会死。

现在回想,我的“养史”真的是一波三折,就没有什么是被我好好养活到终老的动植物……

这些鱼的死,大概也就是这个原由吧。

最近天气不大好,时不时的下雨,我在阴天就会觉得自己很难过,心情也变得阴沉起来,不知道为什么。

有一天我买了几张DVD-R,却发现电脑里没有刻录软件,我的软件备份在移动硬盘里,而移动硬盘又在金星手里,于是我就给她电话说我去取。狗和他的同学要出去吃夜宵,我就约他们一起,拿着伞就走了。

女生宿舍离得也不大远,不过要穿过一条马路。

我打着伞,在已经黑了的夜里踏着积水向前。

过街有地下通道可以走,比起直接过马路要安全许多,于是我们朝向通道的入口走去。

狗和他的同学在聊天,我只聆听,一步步向前。

突然一个身影与我擦身而过,我来不及细看,她已经走到我前面去了。但惊鸿一瞥中,我看见了她——看见了侯侯。

我顿时倒吸了一口气,头脑一下子清醒了,清晰了,有些无力呼吸,心跳加快。

是侯侯?不是?

我没有表现出来,保持着之前的速度向前走着。

她比我们先到达地下通道的入口,通道里的光照在她的侧面,我觉得那个轮廓好熟悉。

她转身,一个侧脸。

其实我心里一直在试着推翻自己的直觉,“她在远方,相隔千里;她马上就要高考了,不可能在这里出现;她已经离开我了,不会来找我……”

但那一刹那的侧脸,却将我的心重重地击碎了——那不就是让我爱得忘乎所以,亦梦亦醒,痛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的她吗?

我想喊,但是喊不出声。

我加快了脚步,但当我走近地下通道入口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我快步走进地下通道,在长长的被微弱的日光灯照亮的通道中,她有些瘦弱的身躯在最远处晃动。

我追上去,她逐渐消失;我追上去,她逐渐消失。

她走上台阶,当我走出地下通道的时候,她不见了。

雨还是不厌其烦地下。

我买了一罐啤酒,回宿舍喝了,之后觉得全身好热,脸特别烫,头晕,还有些痛。

凌晨一点,我热得不行了,就到卫生间准备洗个冷水澡。

打开水龙头的时候,冷水肆无忌惮地从喷头上奔涌下来,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我有些后悔,怕冷。

但衣服也脱了,我硬着头皮关上了门。

咬着牙跳到水可以冲到的地方,感到一阵刺骨的冷由头顶开始向下侵袭。

我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嗷——”

之后皮肤适应了这个温度,就变得惬意了些,我任由冷水在身体上纵横,一动不动,低着头,耳边是水流的声音,混合着些外面大雨的声音。

“……她是她么?”我想,“……她不是她么”

擦干了身上的水珠,站在窗边,我看着窗外的大雨,觉得并不像想像中那么冷。

躺在床上,身体的温度把残留的水蒸发在空气中,让我有了睡意。

“是她么?” “不是么?”

雨还是在下。哗,哗——

image

那天的背影让我无法忘记,之后我便画了一副画,想要把她进入地下通道的那一个瞬间记录下来。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染渲 # #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无题”里木有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