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秋天开始了

2006年10月18日 我要吐槽

自军训回来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无奈duke最近一直都很忙,总想抽空写一篇blog把所有的事情都记下来,但总徘徊在一堆又一堆的事情当中,无法自拔。

首先是duke的英语四级考试结果终于出来了,“486”——超过过级线六十多分,自己恭喜duke一下下!

过了四级的人有选择外语课的权利,后来我就选了德语,结果全班就只有我一个人选的是德语。还有一个六级班,我买了书,准备去旁听。

德语班里原本只有商务英语大三级的学姐,我和几个大二选了德语课的后来插在其中,全部也就三十来人。教授叫“陆剑生”——我总是觉得在哪部武侠小说里面看到过这个名字——其人中年男子相,有些啤酒肚,前额有些油亮,说起德语来底气十足,让我想到了我的低音炮,他的两个门齿挨得不紧,老是透风,所以有时候说“z”“s”的时候就会不大标准。据说他在德国生活了好几年,语言能力极强。

上德语的第一天,先看了欧洲地图,找到了Deutschland,教了几句话,什么Goden tag,Guten Morgen,问来自哪里,叫什么名字等等基本的语句,确实如他所说的 不像之前学英语那样一来就ABC,背单词,而是更注重说,更像在教一个德国初生的小孩呀呀学语。

不知是不是我当晚光彩过于照人,在没有人毛遂自荐的冷场时刻,他竟然让我做了班长,我觉得有些突然,但还是点头接下了。在我之前有一个女班长,亦是商务英语专业的。我便随其后成了男班长。

班里的人我确是一个都不认识,后来又上了几节课,言语也多了,也认识了几个,虽不知其姓名,却也不似陌生人了。

就在duke刻苦学习,努力德语的同时,有个叫什么军的同学要我帮他们做个什么网站,多么急切似的,我说好啊,做个网站么,又不是没做过。此军与我是同班,平时也没有太多接触,觉得他还不错,就是爱开一些让人不想笑的玩笑。就有一天,被这个什么军带着去到一个阴暗的小房子里(后来知道这是他那个学生组织的办公室),然后让我坐在一个长桌的一头,很多人就喊:“部长好!”我在疑惑:“他们喊谁呢?”这时候就有人对我说:“叫您呢,部长!”

我晕!

莫名其妙地就当了个什么“宿舍管理委员会网络部”的部长。

我说当就当吧,也好啊^-^ 谁知并不如想象的那么简单。“宿管委”一直宣扬他们是学校最大的学生组织,比那个学生会还要厉害(我咋从来没听说过呢?),做的事都是以服务学生为宗旨(后来一看,也不怎么滴),最让我佩服的是,这个宿管委里面似乎每个人的口才都超好,只要一有机会马上就滔滔不绝,不管说什么,反正是说,有的人已经发展到了说到忘我的境界,只要是有个什么会,不说到口舌打结绝不罢休,好像自己高高在上,讲得口漠横飞很是过瘾似的。说到那个什么会议,我更是觉得神奇,这么一个破组织,没事整天就知道开会, 每周有例会,平时还时不时地举行个什么部长级会议,弄得相当的正式,我TMD还在大学里边,还没有进社会——就发现中国人这陋习,有话没话都可以讲个一两个小时,一天到晚开个屁会,连加入个新部委这么屁大点事也值得花一中午的时间去开一个会,好多人看我当了个部长还相当眼红,把我当个致命病毒似的,但他们当着我居然可以保持满面的堆笑,这是另一个让我感到对这帮子人五体投地的point。我真想捶死那个什么军,说做个网页嘛,现在弄得跟什么似的,我相当反感与人钩心斗角,特别是自己原本无意于名利,现在却似乎是我想要攀附权利似的。我只想做网站而已!!为了服众,那个主席还弄出个与我平起平坐的“代部长”来,其人对于网站建设一窍不通,只知道个photoshop,倒是居然知道Flash这个东西(网络FlashMv泛滥所致),至于Dreamwever,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只要一说起技术方面的东西,他就会说phtoshop他还是会的,我也曾有幸见到他引以为豪的“换头”照片,就我看来——just a shit,所换的照片分辨率极小,在整个屏幕上以实际象素显示出来,只是一个小黑块,就见到两个白点,其中一个是他换的头。他说:“我之所以做网络部,是因为我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

试问我如何和这样一个人交流?秀才遇上兵是什么感觉?

相当令人气愤的是,他最近愈加无礼,居然整天指示我做这做那,自我感觉多么良好,说的话以为他是个什么国家元首似的:“你,马上去XX地方,把XXX送过去!”“立刻把XXXX送到办公室!”“duke,你们几个扫一下地!”

TMD再怎么说我也是个部长,你凭什么对我呼来唤去!我做个网站也不能安心做,整天催催催,这诺大一个网络部就我一个人在做网站,你不对我俯首称臣,还一天到晚罗嗦,更让人无法忍受的是,竟然还整天用高层领导想来压我,什么“这个人当副部长,是主席钦定的”

“抓紧时间做网站,主席催了!”跟那个主席是他亲爹似的。

我觉得无法忍受。

我做东西的时候,最讨厌有人在旁指手画脚,催命扮专家,更可恶的是这个鸟人屁都不懂,竟敢对我如此。我说你要是一专家,也倒算了,我还得跟你学习,你就懂拿个photo换个头,整天没事找事地开会,在别人面前说得天昏地暗,下来什么也不做只知道催命,等着我的成品出来……这样的鸟人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

我不想做了,惹急了我不做了,你找人做个网站出来我也给你黑了!

唉唉,罪过,罪过,最近上火,不知所言。

所谓名声在外,听闻我的技术强,很多人都来找我做东西,做个海报,招贴,标志甚至剪剪片子,做个DVD,剪段音乐什么的,学院里开个什么讲座也找我做海报,我变得很忙起来,整天就在电脑前,在Adobe的软件里打转,Photoshop, Illastrator, Premiere, Afterefffect, Audition,至于那个网站,我一想到那些丑恶的嘴脸,就恶心,于是放在计划的最后做,嘿嘿。

下面是这几天来的辛勤结果:

为外语系的讲座做的海报
为国防生制作的国防生标志
为管理经营学院做的请柬
…………………………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生活 #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无奈的秋天开始了”里木有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