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

2007年1月21日 我要吐槽

image

 

最近宿舍只剩下我一个人,冷清地在剪辑我的COM。整日只面对电脑,饿了抓起旁边的饼吃一口,渴了抬起两升容量的大瓶子喝水……陪伴我的只有手边游曳在水中的小鱼们。
小鱼从来不会寂寞,只要给它们鱼食,它们就会很开心地游来游去。繁茂的水草是它们的游乐场,它们在里面穿梭来去,自由自在。
我看到它们自由自在,便也自由自在了。

无助和失落随着屋子里的冷空气慢慢弥散开来,我缩紧躯体,希望可以把孤独挤出体外,但显然这是徒劳的,这反而令我颤抖起来——冷,刺骨的。

我想把注意力集中在COM上,不让自己被这寒冷打败,只是在我克意去忘记它的时候,她已经深深烙在我的心中,让我无力挣扎,像一个可怜虫,只能在这黑洞洞的屋子里默默细数回忆所带来的伤疤。痛是可以减轻的,思念也许也会随时间所淡,但这彻骨的寒冷,却如何才能摆脱?

经历了很多很多的波折,我的COM才走到今天。其中包含了太多的辛酸和汗水。拍摄过程故然辛苦,但排好之后遇见的波折更是令我几近崩溃。离比赛截稿日期只有三天的时候,以前拍到的全部视频原文件被我的一个舍友全部删除了。有好几次我都想放弃,那些AVI是我花费了好久,去了很多很远的地方拍到的,三天根本就不可能完成拍摄。我竟然有想哭的冲动。
我抱着机器出钱恢复数据,结果还是没有完全恢复。在数据丢失的几天,我就像一个野兽,不断地大吼大叫,拍打桌子……我整天寝食不安,想着我的COM能够快点回来。在上星期的COM答疑会上,我是这样开头的:“……从片子最初创意开始,它就像我的一个孩子,在我的脑海中孕育,不断生长,长出血肉,骨胳……今天,它终于诞生了……”但是,当时我自己都觉察到我的嗓音在发颤,不是因为激动,而是那时候我已经知道我的COM的原文件已经不在,修改后出正式参赛作品的想法已经变成了空中花园。
答疑结束后,我立刻查到昆明最专业的数据恢复人士,出发求见。
但是即便如此,COM还是只复活了一部分。我的儿子死了大半。

我再一此有了放弃的念头。但是想到当时和tintin说的誓要把COM救活,即便重拍,也要参赛的豪言壮语,我还是鼓起了勇气,拿起DV到车站买了到钢铁厂的票。我一整天都泡在钢铁厂里面,好心的工人给了我一顶安全帽,我觉得自己有些疯狂。

神僧用他的方法帮我恢复了很多,在那个“专家”两天的恢复下,也恢复出一部分,加上我补拍的一些镜头,COM终于有了重生的希望……

这个时候传来了好消息,截稿日期延期了。

天!无绝人之路!

昨天近乎通宵在剪辑COM,虽然很兴奋,但到了最后不免还是有一些疲惫。今天起床又开始,发现自己没有什么灵感,剪不下去了。

最近是放假的时候,大家都在忙着回家。由于很多人来敲门找我的舍友们,弄得我心神不宁,所以我贴了一张tip在门上,写道:“其他人都回家了,只有duke在,不找勿扰!”
后来竟然还是有很多人敲门,而且不知为什么,总是来和我袒露心声。从学习,前途,事业到爱情,八卦,电脑,摇滚乐……我原本以为我自己是个很没有人缘的人,就此看来,还不算太严重。

后来就有班里人称“吉他王子”的同学常来找我,我也略通音律,于是和他聊得很投机。

今天我受邀去了他们的寝室,发现里面很是神奇。架子鼓在一个角落里,到处是吉他,天花板上挂的也是。
我抓起鼓棒,敲打起来。虽然很久都没有打过鼓了,但凭借我对节奏的拿捏,还是像那么回事。

他们有的弹主旋律吉他,有的扫节奏吉他,还有一个弹贝斯。我们合作了几首歌,感觉很不错!!

我奋力地敲击鼓面,发出震天的响声,这是公寓四楼,四周都是学生。

我奋力得敲击鼓面,发出震天的响声,想把一切不愉快统统忘掉。

我奋力得敲击鼓面,发出震天的响声,寒冷也离我而去。

我奋力踩踏踏板,发出震天的响声,希望自己回复一些以往的活力。

所有乐器互相配合着,发出了震天但却悦耳的声音!我顿时觉得自己从内心深处快乐了起来。于是我合着节拍,大声地唱了起来!

我要摇滚!我要摇滚!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生活 # # # #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摇滚”里木有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