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化的人

2007年5月12日 我要吐槽

不知是什么原因,我已经连续两周没去上周五早上的德语课。倒也不是别的原因,只因我忘记了。

可能是星期五早上特别容易忘记事情,或者特别不容易从睡梦中苏醒。有一刻我在睡梦中惊了一下“是不是有课”,内心竟然有一个声音在说:“没课,没课!第一节是在九点四十分,视听语言……”事实上第一节是德语,在七点五十。

我对不起你啊,德语老师!

其实上德语课好孤独的,那里面只有我一个是动画班的,其他的要么是04级商务英语,或者汽车专业,或者电子信息,好像还有理学院的……我没有一个熟知的朋友。每次去上课便是找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翻开书,上课,下课,抱着书,走——有些机械化。

我一直是有些机械化的,好多人也都和我提过,映像最深的,是前个学期在演话剧的时候,我的动作招到了很多人的评论,说“机械化”的占到了多数。

我是有些紧张,加上身体有些骨感,自然让人产生了机械的feel。再回过头来,上学期拍的片子叫做“机械城市”,是个专注于机械的短片,正在筹划着拍的片子虽然不是直接和机械有关,但也是讲一个机械一样的人的机械化的生活。

我和机械很有缘。

以前我觉得说我机械化的人是在取笑我,但现在我不这么觉得了,物极必反,丑到了极点,也便成了美。

拿机械城市来说,我本来想把城市里机械的恐怖和丑陋传达给观众,但竟然有多人说拍的很美。

我的机械化的动作,也该会变得很美吧?^_^

昨天早上去参加了一个由神僧和他同学捣鼓出来的会议,云南艺术学院摄影学院要和我们学校办一次学生短片交流会,我变成了策划。

除了我的机械城市以外,还会有很多来自两个学校的短片在活动中展映,届时也会有导演讲解和颁奖典礼之类的活动——本“策划”正在策划中。

开会的闲暇之时,和本次活动的主持——也是当时我话剧的女主角——聊到了那个已经荒废了的话剧。我乃是话剧里的duke(话剧外也是duke),她乃是话剧里的Angel,我就觉得很惋惜,我酝酿了很久的情感依靠那个话剧崩发了,才得以写出如此恢宏壮丽的剧本,又加上我入戏的表演,才得以成就如此感人肺腑的话剧……而这个地下话剧竟然没有公演过。

Angel就说:“我们重新排吧!”我确实很想,但是突然有种力量让我退缩。当时的情感冲动到了现在已经不那么冲动了,或者说已经淡了很多。我怕我找不到切身的感觉来演这个一年前的duke。

但我还是点了点头。

我遇见了很多女人。为什么会和她们在一起?如果真这样发问的话,我自己也不能给出确切的回答。为了弥补最开始的缺失?为了追求一种自我安慰?又或者仅仅是生理需要?我也说不明白。当两个人都有某种需要的时候,才可能会在一起吧。不论是心灵上的,精神上的,物质上的,或着仅仅肉欲。我遇到了一些事情之后,自我感觉成长了许多,也不似从前那般幼稚了,其实人本身会先把事情复杂化,复杂到自己都没有办法看清事物的正真面貌,而成熟,就是不断地将眼前的现象分解,简单化,只看最内层的本质。

而当我看到了很多“本质”之后,我后悔了。我本来不该成熟的,我还希望自己对未来有那么一些憧憬,希望真相不会这么残酷……但一切都为时已晚。

我这个机械化的人,如何才能在如此黏黏滑滑的生活中生存?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 # #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机械化的人”里木有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