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醉

2008年2月21日 我要吐槽

去北京之前在论坛上给大米寻找暂时居所,居然找到了小饭——大米从前的主人。(大家看到前一篇日志里给大米洗澡的手,就是小饭的手——大家鼓掌。)

小饭和表妹是老乡,我和她说话的时候总觉得很熟悉,像是和表妹说话一样,语气温柔带笑意,文质彬彬。好久没有见到表妹了,最近比较忙,所以很少联系,不知道表妹还好不好。

过年回家的时候,妈妈说起了表妹,说:“那个女孩不错!你要是找女朋友,就找那样的吧……你爸爸也说行!他这方面最厉害了……”得意洋洋的。我觉得好好笑。

小饭早上给我发短信,我以为是催我去拿大米,谁知是她的酒吧开张了,要请我去吃酒。

之前我也筹划着开一间酒吧,兼画廊,在里面搞搞涂鸦,挂几张画、照片,设计一些duke元素之类的,对酒吧文化正求知若渴,就应承下来,答应晚上去。

约了陶军一起,想好好感谢一下他,这次配电脑多亏了他,谁知染一个图特别慢,让人家好等。

小饭的酒吧就在理工大白龙区的附近,虽然刚刚开业,但是里面的设施一应俱全,装修也很到位,虽然艺术方面不大统一—墙上是很毕加索的超大的壁画,顶棚,吧台的木质和雕刻元素又很中式;还有美中不足者,便是没有音乐,可能是刚刚开张,但我觉得酒吧里什么也可以没有,甚至可以没有酒,但没有音乐是说不过去的,特别是她的酒吧的名字里还有一个“音乐”。

小饭很认真的说想请我去给他们唱歌,我想,我得回去重塑一下我的公鸭嗓了。给他们找吉他王子得了——原本留着给我的pub用的,暂时借他们用一下。

和几个大我们的人在一起玩牌,输的人喝一杯啤酒,我老是输。所以我差点醉了。

我酒量特别不好,而且很久都没有喝酒了。

一直到了近零点,我和陶军便撤了。小饭热情相送。我头很晕,走路似乎都不稳了,啤酒而已!

身在白龙区——昆明的东北端,而我住在麻园——昆明的西南端。

不想花钱打车,我要徒步横跨昆明城!

晕乎乎的,戴着耳机,听着震耳的音乐——我喜欢这样,如果你用的是音响,这么大声早被邻居扔的炸弹给灭了,戴耳机就不会,你会有平常不曾有的境界——大街上的人很少,车却不算少。

大步大步地朝前迈。

并不着急,只是在享受散步的乐趣,一边把耳边的音乐和眼前的一切联系起来,小小感动一把。

大步大步地朝前迈。

街灯通明,天空似乎也被照亮了,小时候的天空可不是这样,那种彻底的漆黑和繁星,现在觉得好遥远。

大步大步地朝前迈。

挺胸抬头,想象着小学时候跟在妈妈自行车后面跑步的小duke,也是这么灯火通明的,略有寒意的街道上,向前跑。

大步大步地朝前迈。

和着音乐的节拍,踏着柏油路上我觉得很漂亮的刚漆过的道路标线和标志:人行道,车行道,60,↑,←……

大步大步地朝前迈。

街上人越来越少,我甚至可以走在大街的中央,前后空旷,大街就像一个长长的广场,我一个人在广场里游荡。

大步大步地朝前迈。

我觉得如果我现在大声的唱歌或者用力跳舞,又或者疯了似的大叫肯定会很爽,但我没有。要是在三年前我一定会,但我22了,所以我不会,我没有。

大步大步地朝前迈。

突然想听听看现在还有没有radio,用手机调了一下,居然近乎所有电台都在播音。有个很有磁性,很让人觉得舒服的女声说:“现在,已经是元宵节了……”我才恍然大悟,浅浅笑了一个。

大步大步地朝前迈。

元宵节我在街上游荡。

大步大步地朝前迈。

转眼到了一点,电台都停播了。“疲惫了一天的您,这时应该休息了……”

我也想啊大哥!

最后终于回到了家,已是凌晨一点半。

头痛。不过很爽。元宵宿醉归家快乐!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生活 # #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宿醉”里木有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