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沛

2008年8月04日 我要吐槽

一友访,问及予舍所在:“麻园何以为‘麻园’也?”
汝不知,遂答曰:“恐古有仙人种麻于此,故名曰‘麻园’。”

吾二人至麻园,见路边房舍中村民四人一桌围坐,一屋之中约五六桌,皆搓麻将乎,其声铿锵。百步之内,遇十余屋。

友大悟,道:“此麻园何以为麻园乎!”余大笑。

余去年八月搬迁至麻园村中小屋,至今已足足一年,期间历尽诸多变故,至今历历在目,难以忘怀。而今,余再迁,幸有父母驱车相助,才得以顺利入住。

新屋宽敞明亮,乃往日之小屋所不及,占十八楼俯瞰,人车皆为蝼蚁,屋舍皆为玩具。唔窗面西,每日午后皆可见壮丽日落。

clip_image001

clip_image002

 

及随行什物安顿,退所租麻园屋舍,余甚悲,恐无缘再旧地重游乎!也罢也罢,如今物是人非,留念也是惘然,故搬出麻园小窝,未摄一影。

余久居昆明,父母甚为思念,故搬家后随父母至保山。

余大病,流涕咳嗽眩晕,至保山家中,只觉梦游一般,重重旧幕交织于脑海,无力支撑整理,只任其纷纷飘落。

院落依旧苍翠,池塘依旧清澈,葡萄成熟,石榴结果,二楼垂下许多藤蔓,仔细一看,却发现枝杈中结出一个南瓜!

上楼开门,客厅厨房,我以前的卧室仍旧和以前一样,床的摆设,桌子上的笔墨书本,皆与当年同,余手书诗词墙上贴满,仍与当年同。

此梦乎?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生活 # #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颠沛”里木有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