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e
Duke
2005年1月18日

前天晚上正和姐姐在回家的车上,接到了侯侯的电话,说不能到车站接我,因为她的爸爸妈妈都在家,总不能老早的跑到车站,告诉父母说“是去接我的男朋友”。对于一个要高考的人来说,那是种罪恶。
于是我怀着极其哀怨的心情度过了在车上的一夜,几乎没有入眠,几乎没有和任何人讲话。
在夜半四点的时候,前方出了车祸,堵车了。我们在离家不远的公路上停了下来,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没有一个人对我解释为什么。
四周是橘黄色的路灯光,从封闭的车窗泻进来。
四周是熟睡的乘客,包括我的姐姐,齁声四起。
四周是沉闷的空气,夹杂着香烟味和奇怪的令人胸闷的气味。
窗外是黑压压的野草和检测站里晃动的人影
窗外是来去的警车和吊车
窗外是从隧道传来的极微弱的争吵声和嗥叫声
车内17℃,车外7℃

一直停车到了早上八点多,车终于驶出隧道,途径隧道里出车祸的地方,天亮了。
遇上车祸的司机随着初升的太阳永远消失在了那条隧道里。

@生活

本作品采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CC BY-NC-SA 4.0)进行许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