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e
Duke
2006年8月10日

自从高中时去了一次大理之后,就很期待可以重游大理。
那时候是和班里面的同学一起去,虽然玩得很开心,但由于是全部人统一行动,做甚么都得听老师的安排,按时行动,比如“在这个景点停留三十分钟”“下车吃饭,不快吃没菜”……之类,很不像是在游玩。所以不大尽兴。或者说我不喜欢这种游览的方式。
之后我遇上侯侯,时常地和她探讨起关于大理,关于去大理玩的事,风花雪月,如何浪漫……越是说,越是觉得应该再去一次大理,把所有上次的遗憾全部消除。我爱上了侯侯,说:“等我们高考完,就一起去!好不好?”侯侯笑着说:“好呀”
大理,成了我心中最美的秘密花园,只要想到大理,就似乎想到了天堂,世外桃源,梦境,美丽的女孩,人间最美的地方。
我怀着满心的激动度过了高三那年的夏天,在高考过后,侯侯却不愿再和我去大理,我们说好的计划在侯侯听来却变成了夸张,不切实际,荒唐的事。有一段时间我甚至不敢和她提起大理,她之后那种欲拒绝又稍带些讽刺的笑 让我觉得自己是不是真是异想天开,不切实际?记得最后一次我让侯侯和我去大理的时候,侯侯选了另一个保山的小景区和我同去了,坐车只十来分钟,还因为她一直响不停的手机和手机另一端一个男子的声音让我在到达的时候就悲愤交加,最后终于被气得哭着一个人跑回了家。
大理,我的Dream Land,就这么一直飘荡在我的脑海之中,虽然挥之不去,却也难以抵达。
初念大学的时候还很爱侯侯,仍然整天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和侯侯一起去大理,但是之后和侯侯一次又一次的分合,才发现和侯侯去大理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让我的梦一步步走向灭亡。
但越是接近灭亡的梦,就越是绚烂多彩。
我还是一心一意地欢想着去大理,背一个大大的背包,像一个颓废的旅行者一样在大理的山水之间漫步。
当侯侯和我分手的时候,我已经妥协了一些,我只希望去大理,和谁去倒变得无所谓了,即使一个人也好,只要能去大理,能把我的梦想实现,我就心满意足了。
上个月侯侯来到昆明,说她第二次高考的结果是:她会在大理念大学,我觉得有些可笑。
侯侯有了新男朋友,我却还在一个人艰难地行走着,带着大理梦,这次却不想和她分享我的梦境。
暑假里无事,看见金星的家人带她去旅游,Fiona奶奶有些按耐不住了,便对我发短信说:“想点新的地方,出去玩吧。”
我便说:“大理。”
很突然地就决定了,然后我们又很突然地出发了。
想到《楚门的世界》里,楚门梦想要去,却去不到的那个地方——“斐济”,他对别人说起斐济时的神秘而又掩饰不住内心激动的神情,“——斐~济——”
我对Fiona说:“——大~理——”
Day 1
前一天准备好了所有行李,我背着我的橘黄色的大包,八月四日早上八点,我和奶奶乘公车到了昆明火车站。
候车厅,人来人往,我却一直在想念我的鱼。这次我去大理没有再找人帮我照看鱼,因为我离开的时间应该不会太久,而且不想再麻烦Lindy。这几天,鱼儿必须要坚强地度过。
大理行

上了火车,我难以掩饰自己内心激动的心情,依然左顾右盼,东张西望,而奶奶掏出不知何时从我书架上拿的《挪威的森林》,仔细看着。
大理行

我问:“你看过了吗?”奶奶说:“看过,但只是其中的几段而已,我是‘跳’着看的。”
我说:“这本书就是如此,你无论甚么时候,随意翻开一页,随便找一个段落开始读,都会看得津津有味。”
我从奶奶手中拿过,随手一翻,发现最后一页还有我写给侯侯的小诗……
路程不远,但火车好像是一条生病的虫子,一点点向前挪动,有时候干脆就停下来,让我觉得焦躁不安。我多么想立刻就到达大理,立刻就可以与我梦中的城市一亲芳泽。看着窗外的山水一点一点慢慢向后移动,我难耐心中的烦闷,幸而小猪发来短信说:“记得你在车上不睡觉,那就看看风景或是观察一下车上的人吧,一会儿就到”
我一直都在看窗外的风景,所以就转为观察一下车上的人。
发现我的旁边有两个美女,一个穿红色短衫,长得清丽可人,皮肤洁白圆润;另一个穿黄色短袖,曲线凹凸有致,下着花紧身短裤,有些野性的美。
她们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她们总是在高谈阔论地讨论着,更令我吃惊的是,她们遇到谁都可以和他谈得兴高采烈,一开始她们的对面坐的是几个云南本地的中年男人,有些像民工,她们便和他们攀谈起来,民工用云南味很重的普通话应和她们,很明显民工其实不大想和她们聊,处处避让着,但她们还是很主动的切换着话题,乐此不疲。我并不是说女孩不可以开朗和善于言辞,但如果一个女孩同时具有美貌和矜持,那她将会更加有魅力。我个人很不喜欢女孩不加选择地对任何人都同样的热情。
后来到站,美女对坐的人下车了,一对夫妇带着一个小孩上了车,坐在了美女对面。我发现他们带的小孩十分可爱,就掏出相机,拍了起来。

大理行

大理行
两位老人说:“乖乖,快跳个舞,叔叔要帮你照相咯!”

大理行

我对小孩笑道:“叫我‘哥哥’好不好?”果然,自己已经老了。
美女依然和夫妇又攀起来,从他们的话语里面,我终于听出,两位美女原来是四川人,这次是去大理旅游,之后还要去丽江。而带小孩的夫妇则是大理人,在楚雄工作,这次是带着小孙女回家,小女孩才两岁而已。我给小女孩拍照后开始逗小孩,小孩居然和我玩一个“猜猜在哪只手”的游戏,小孩一开始很可爱,每次都重复地把小纸团放在右手,后来终于学会了换手,竟让我大跌眼镜……大家被小孩逗得哈哈大笑,由此夫妇便和我们也聊了起来,两个美女自然也加入,美女问了我们是从哪里来,我便照实说了,听闻我们也是去大理旅游,夫妇答应帮我们找旅店,美女也与我们同行。
奶奶在我与他们谈话的时候已经睡着了。
在下午三点半到了大理,老夫妇便让美女、我和奶奶跟随他们一起走。
我们七人(连同小女孩)分两辆Taxi向“下关饭店”驶去,我,奶奶,小女孩和老爷爷在同一辆,两个美女和老奶奶在同一辆。下车的时候,老爷爷坚持一定要付taxi钱,我们和他争执了半天,还是他付了。司机看着我问他:“这是你的亲人吗?”老人笑着说:“不,不是!我们在火车上认识的!”
我心中一阵热。
等两个美女和老奶奶也来了,老夫妻牵着她们的小孙女,带我们向旅店走去。
大理行

旅店很幽静,环境很不错,我和奶奶住了一个有两张床的普通间,每晚二十元。
我们原想把行李放进房间,想不到等我们再走出房间的时候,两位老人带着她们的孙女已经离开了。
我和奶奶叹道:“好人呐!”
两个美女就住在我们的隔壁,休息了一会儿,黄衣美女过来说:“我们打算现在就去古城,你们也一起吗?”
我和奶奶商量了一下,决定和她们一起去。
洗了脸,我只带上手机钱包和相机,便和奶奶去邀约两个美女了。
我们四人走出旅馆,发现门口有卖一种糯米糕,两个美女难耐美食的诱惑,掏钱便买了两个,我也买了两个,我和奶奶吃。很烫,很甜,黏黏的,软软的,有竹叶的香味和糯米的香味,混在一起,不知是油还是糖化成了水被包再中间,有些油腻。
大理行

两个美女问了我和奶奶的名字,我们说了,她们说奶奶的名字很好听,并开始自我介绍其来。原来她们是四川美院的教师,红衣美女叫琼,黄衣美女叫吉。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吉的孩子已经六岁了。我原本就认为她们有些老了,可是奶奶一直坚持着说,她们就和我们差不多嘛!
吉会有事没事掏出一支烟抽起来,很有些狂放的魅力,而相比之下,琼就话语不多。
搭乘四路公车去古城,途中看见很多农家,麦田,还可以看见远处的洱海。
大理行

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到了古城南门。
本来大理古城的南门被很多很多人拍过,我还是决定拍一下。
正在这时,琼打着一把伞,和吉向我走来。我的画面便被她们占据了。
大理行

大理行

后来她们商量着甚么,我和奶奶就一直在城门口等她们。
她们一直在谈论,我和奶奶等得不耐了,奶奶便说:“我们先进城去吧!”我想了想,点头道:“恩!”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大理行

穿过城门洞,奶奶十分兴奋地到处观望着,高兴得不得了,奶奶爱吃乳扇,看见有一个老人在卖烤乳扇,她冲过去就买了一串啃起来。
大理行

大理行

奶奶吃得高兴,和卖乳扇的老人探讨起来,老人很热情,听闻奶奶想看新鲜的乳扇,就邀请奶奶去她的家里看,说是在邓川。奶奶感叹道:“这里的人都好热情啊!”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古城里的东西和我上次来也没有变多少,只是更加商业化了,一点都找不到“古”的风韵,街道两边都是商店,有很多很modern的店让人觉得格格不入。其他的大部分是卖小饰品,扎染,银器,玉器,大理石器具的,还有一些卖羊皮画,她们的画不让拍照。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主要的街道人都很多,奶奶说“找不到一点古城那种安静复古的气氛”反而有一些人迹罕至的小巷里面有很美的古建筑。
大理行

大理行

奶奶又发现了一种很好吃的米糕,一元钱三个。
大理行

大理行

在城西门外遇见一个骑马的当地人,在得知我想拍他的时候,爽快地答应了,还驾马摆了几个很帅的pose,和他交谈很愉快。
大理行

再往上走,就是苍山了。
大理行

于是我们折返,回到古城,此时已是黄昏。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遇到很多年没有见过的“糖画”,我念小学的时候就经常吃。奶奶买了一个糖兔子。
大理行

奶奶不知听谁说的,大理的“凉鸡米线”很好吃,我们找了一家坐下吃,想不到吃到了假的“凉鸡米线”,很难吃,后来奶奶吃不下,让我帮她吃了。
大理行

工商银行的风格都和古城融合在一起。
大理行

大理行

古城里还会有演出,白族的美女们在台上唱歌跳舞,很优美。
大理行

洋人街东面还有一个基督教堂。
大理行

北门上据说可以用望远镜看城景,我和奶奶上去了有个人叫着让买门票,我们差点被敲诈。原来她们把要收门票的话写在很隐蔽的角落,加上是晚上,我们根本没有看见。和她理论了半天,终于肯让我们走。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奶奶想去洋人街看看,可惜我凭着记忆始终没有找到,到了接近十一点,我们终于放弃,开始找回去的车。
坐上了巴士,想不到在巴士上环顾车窗外,我叹道:“这不正是洋人街么!”
巴士向我们的旅馆驶去,一路上大风骤起,我虽然很冷,但还是大开车窗,任风吹拂。我很喜欢大理的风,很大,很狂野,却不会让你觉得刺痛,反而觉得她很温柔,像一个皮肤很好的妩媚女子在抚摸你,将你包绕其中。
大理行

 

Day 2

八月五日早上,两位美女中的吉又来敲门,邀约一起去苍山。
我们说好,于是就四人一起出门去了。事实上我觉得和她们在一起有诸多不便,昨日已经凸显出问题了。
我们在街边吃了“饵块”。不知为什么,我吃上去不如四年前吃得那么香了。
大理行

大理行

搭乘Taxi去苍山,我们总共花了15元。
大理行

大理行

苍山的门票要30元,有学生证的话,可以半价。
大理行

大理行

到了苍山脚下,还需要乘坐缆车。缆车索道乘坐费用为80元,包括了往返。
大理行

大理行

缆车缓缓带着我们自山脚往上,从缆车上看到的苍山是如此雄奇壮丽,令人叹服!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到了目的地,首先我们去了大峡谷。
大理行

本来大峡谷应该是波涛汹涌的,可惜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峡谷只有几个潭,主要的水路都干涸了。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接下来我们又打算去“七玉女潭”,这是一条很长的路,路标上写着有5千米,我们在山中的小路一步步往前走,后来实在渴得不行了,就喝路边的泉水,一开始我还以为很不卫生,不愿喝,后来实在渴得不得了,就喝了些,没想到实在是很清甜可口,凉丝丝的,很冰。我用手捧着喝,手都被冻僵了。奶奶喝了很多口,可是还意犹未尽。
大理行

小路一直向前延伸,我怀疑这条路是不是永远都没有尽头。
大理行

泉水从路边的岩石上流下来,像是在下雨。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走了一天,突然看见一个路标,表着“1Km”,离七玉女潭还有4千米。
大理行

最后终于到了。七玉女潭原来是一条自山上流下的泉水在山腰上形成的七个池子,有些神话就说这是七个仙女变成的。我对神话不大了解,但其景色确实很美。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在七玉女潭玩了好久,我们才缓缓折返,奶奶说“虽然走了这么远,但看到如此美景,也值得了!”
大理行

旧路重返,又是5千米。
回到路的起点,花费了将近半个小时。我平日里最痛恨走远路,后悔一开始有人租马的时候没有租一匹马骑。
突然想起很多年前,我和一帮女孩去爬一座叫“老鼠山”小山,也是路途有些遥远,情景和这也有类似。当时所有人都累得停了下来,除了侯侯,所有女孩都坚持要回头,不再继续,只有我和侯侯一致认为要继续攀登。其实当时是我最想去,侯侯一定是看我信心满满,才一直帮着我,为了完成我的心愿,她差点和其他女生争执起来……我心中感动,不愿侯侯为我而失人心,便对侯侯说:“我们还是回去吧……”这才最终有了比较平静的结局。
再想到我正处在的大理——苍山,我们曾经约定的一切,她曾经说过的想要飞,想让我把她“飞”的梦想实现……我说,我们去苍山的时候会坐缆车,那种感觉应该和飞很像……
一想到这些,我就悲不自胜。
终于走完了这漫长的路,我回到了一开始来的分叉路,我正欲向缆车方向走去,突然被一伙外国人叫住,他用很劣的中文对我说:“……你好!我想问:感通寺在哪里?”我本来想回答他:“我从来对寺庙不感兴趣。”但又一想我估计说了他也不明白,而且对国际友人还是客气些,就说:“Sorry, I don’t know where this temple exactly is.”他又问:“What’s over there? you just come back…”我说:“Ah, there is a waterfall if you go that way, but there is not so much water there…”我指了指峡谷的位置,其实我想说的是那个甚么有常年瀑布的峡谷是骗人的,“…to this way…”我指了指七玉女潭的方向,“you can find a river with seven pools over there, but it’s a little bit far, you have to walk five kilometers to get there, but the view is beautiful.”
后来有一个人说起了葡萄牙语,我一句也听不懂,要是法文还知道一点点。于是我就对她们说:“so…bye bye!”他们说着“Thank you”,一边和我挥手告别。
到了乘缆车下山的地方,我和奶奶正准备走,突然又看见一个外国人,服务人用中文说着:“你给我五十元钱,我给你票,然后你才能走!”但是外国人似乎听不懂,还是hum hum ah ah的,服务员也不会英文,于是说了半天最后终于放弃了,离开了。我走上前去,对外国人说:“Hey guy! Need help?”他傻笑着点了点头。我说:“If you want to take…”我突然想不起“缆车”怎么说“…take ‘this thing’ to that side of the mountain, you have to give her fifty yuan for your ticket, then you can go down. got it?”他笑了笑:“yeah…”我觉得我说得已经够清楚了,但他又问:“…how much should I give her?”我比出五个指头说:“fifty yuan, Chinese RMB, understand?”他终于只是点头了,我说了声bye,急忙和奶奶钻进了缆车。
奶奶想去看看三塔,我们便在山脚下找车,大部分司机都要四十元才肯走,有的要三十,最便宜的也要二十,我和奶奶决定再看看。我们顺着公路一直走着,正当我们开始后悔没有搭二十的车的时候,一辆车驶过,司机在上面大喊:“你们去三塔的话,十五块吧!走不走?”
我和奶奶喜出望外,说:“好呀好呀”
于是司机下车打开门,我和奶奶上车。我发现车上有一个穿蓝色T-shirt的男子,年龄似乎和我们差不多,想不到他竟然是个日本人。
我想,今天是怎么了,遇见的都是外国人。我本想我那仅有的几句日语怎么能跟人交流,想不到那个日本人先开口,而且说的是中文,我和奶奶便和他交流了起来。
他叫“×××弘”(四个汉字,不过前三个我已经忘了),是名古屋人,在日本念法律,十个月前到上海交通大学念中文,这是来旅游了。
司机是个很幽默——不如说纯朴得可爱的人,他用带大理口音的普通话和我们说着,一会儿说:“想不想去看熊?免费的,还可以吃熊肉!”日本人本来没听懂,我便解释说:“Bear”他吓了一跳。司机一路都在招揽生意,看见一个人老远就吆喝起来,甚至停下车去拉客。我、奶奶和日本人都忍不住大笑。日本人用囫囵的口音说:“他很……厉害啊!”
听闻我们住的地方很便宜,日本人有些心动,我们便把旅店的名片给了他,我还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他,说如果到昆明的话,我带他到处玩。
日本人在古城洋人街下了车,我和奶奶则在崇圣寺下了车。
崇圣寺的门票要一百二,我们囊中羞涩,便决定不去近看三塔,只在周围街道上环绕着走一走 看一看就好。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不进崇圣寺却让我们误入真正的当地人家的小巷,静谧,深远,全石砌的墙,青石板路面,房顶长满杂草……奶奶说,这才是真的“古城”。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峰回路转,我们居然闯进了一个小菜市场,我口渴难耐,看见一堆梨,突然想买些来吃,就和奶奶商量买几个梨,正当我挑选梨的时候,居然被奶奶拍了下来。
大理行

我们一路走回古城,看来奶奶对凉鸡米线仍念念不忘,在路上又尝试了一次,终于吃到了真正的凉鸡米线,味道还不错。2.5元一碗。
大理行

奶奶仍然懊悔昨日没能逛古城的洋人街,于是在古城我们就一直在洋人街附近晃。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贪吃的奶奶又想吃乳扇,我们就去买,我本来不喜欢乳扇浓重的口味,但看着奶奶那种钟情,终于忍不住买了一卷,涂了些玫瑰浆,也拍了照片。
大理行

谁知咬了两口就不小心从手中掉落到地上了,我口中还留有一点点的乳味。
虽说吃了不少东西,但走了一天,我和奶奶都饿得不行了,回到旅馆,门外的街上就全是餐馆,我们挑了一家,点了几个菜,放开肚皮吃了起来。
大理行

海菜炒肉,6元,海菜是洱海里面采的,吃上去滑滑的,很清甜可口,加上肉的鲜嫩美,是我这次到大理吃到的最忘不了的一道菜。
大理行

树毛菜,6元,据说是用树上的苔藓一类的植物做成的,用浓重的辣椒和酱油以及其他佐料凉拌,一开始吃上去有很新奇的口感,像肉丝,却更清淡,嚼起来很有筋骨。
大理行

砂锅豆腐,8元,基本上到处都能吃到,老板推荐的,无甚新奇。
Day 3
八月六日,今天的目标是洱海。
大理行

老早就起了床,据昨天司机的介绍,在“洱海码头”我只需要花十五块就可以坐船游洱海了,所以我们就乘四路公交车来到了洱海码头,码头上果然一派繁忙,小船大船来往不断,好像还在修建甚么建筑,我看得都流了鼻血。
大理行

由于船票太贵,我没有这么雄厚的经济实力来乘船,只得站在岸边拍一下,看着苍山发呆。
后来几经波折,终于在“千村码头”找到一人三十的船票,加上所谓的“资源保护费”三十元,一共花了六十元登上了小船。
大理行

船一路向前,洱海上没有多大的风,可能是季节不对。虽然船有些慢,但正合我意,给我足够的时间欣赏风景。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船首先在一个全是石头的小岛上停靠,据说岛上有一个甚么寺,而且还要甚么门票,我便只在岸边看洱海的风景了,我对厌倦了“上船睡觉,下船逛庙”的旅游。
大理行

想不到这时候下起小雨来,点点滴滴抚摸在洱海翠绿的水上,天阴了下来,很是美丽。
大理行

大理行

下一站是另一个岛,叫做“金梳银梳岛”,像是两个岛,中间有连接,一边叫金梳,一边叫银梳,像个纺锤。
登岛需要三元钱。一上岛就可以看见很多当地人在卖水产品,像是鱼虾,螃蟹,海菜 还有许多用洱海里的产品做出的有些
奇怪的食物,摆在小路边卖。
大理行

大理行

奶奶肚子有些饿,便吃了些烤虾,烤花,还有“烤水晶球”,吃上去像是用淀粉一类的东西做成的,除了有些圆滑,清甜,没有甚么特别的味道,每一串都是一元。我吃了一个虾饼,是用玉米面和小虾和在一起做成的,有玉米面的甜和小虾的香,吃上去很不错,也是一元一个。
这时候有一个小姑娘问我们要不要喝“三道茶”,我早已听闻大理的三道茶是很有名的,上次来大理也没有机会品尝,便很想去试试看。但出门在外,我们还是很小心的问了价格,小姑娘说要十五块一个人。
侃价到五块钱一人,小姑娘说可以把茶送到路边,或者我们可以到她的家里去喝三道茶。
我认为在这烟熏火燎的路边喝茶太没有氛围了,就决定还是去小姑娘家喝。
小姑娘引路,一路上小姑娘滔滔不绝地向我们介绍着大理的历史,人文,白族的历史沿革,还有这个小岛上的一切,我觉得小姑娘是全知的。
小姑娘是白族人,会说白族语,当她和路上的人打招呼的时候,我一点也听不懂。小姑娘说,白族是一个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少数民族,她们之所以叫“白族”是因为很久以前族人崇尚白色,把白色奉为族里的神圣之物,不论是穿衣打扮还是建筑都喜欢用白色。白族的民族服装是随着年龄变化而变化的,越是年轻的,颜色越是浅,年龄越大,则颜色越深,年轻的小姑娘——像她——就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穿白族服装,有的老人由于之前习惯了,所以一年四季都穿着民族服装。
大理行

走了一会儿,到了小姑娘的家,据她的介绍,只是一座有三百多年历史的屋子。
大理行

在她家客厅坐定——坐在草墩上,她教会我一句白族话,谢谢,可惜现在我已经忘记怎么说了。
她和另一位老人为我们准备了三道茶,说敬茶的时候举得越高,就表示对客人越尊重,之后我们就可以说谢谢了。
大理行

大理行

第一道是“苦茶”,寓意人生一开始都会经历苦难。
这杯茶是普通的普洱茶,只是茶叶放得比较多,当然会比较苦。
大理行

第二道是“甜茶”,寓意苦尽甘来。
大理行

这道茶完全没有用茶叶,而是用核桃末,花生粉,乳扇末,加蜂蜜,白糖制成,甜美浓香,十分好喝。
大理行

第三道是“回味茶”,寓意年老力衰的时候,回味人生往事。
这道茶比较特别,是用生姜,花椒,八角……制成,初喝时不觉,只后才觉得喉咙有些发热,麻麻的,却有回味,很刺激。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品完了三道茶,小姑娘送我们出门,在码头和我们道别。她的健谈和热情纯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叹,不虚此行。
大理行

乘船旧路重返,远看金梳岛,觉得很美。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Day 4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行

大理之行在今天结束,们搭乘火车回到了昆明。

@生活

本作品采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CC BY-NC-SA 4.0)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