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e
Duke
2006年11月7日

之前就加入了由我们的摄影摄像老师组建的摄影协会,虽然我没有DC,也没有DV,但老师还是很热情地邀请我加入他的协会。摄影老师姓陈,是山东人,平时着装十分前卫,似乎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个搞艺术的,刚认识他的时候只见他留了一头长发,络腮胡也满长,穿着一件大红色印着一个大大的脸谱的外套,像个颓废的都市艺术家,听他的课我老是把他和水浒里面的梁山好汉联系起来,直到有一天他剪掉了所有头发胡须(确实是所有,因为是光头),我又老是把他和少林寺的和尚联系在一起,但我个人觉得他不大适合当老师,他讲课不似一般老师,不知是平时比较随性,一讲起来也不想一般老师一样抑扬顿挫,言传声教的,更像是在聊天,他在抒发自己的看法,我感觉他还有些害羞……事实上在摄影协会还没有成立之前他就和我说起过这个事情,我也喜欢拍摄,就提前的加入了,后来正式招募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是唯一一个没有器材却在协会里混的人,好在陈老师特别的好,每次都还予以重任。

大磨盘的旅行是协会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活动,离出发前一个星期,老师就给我打了电话,我便答应去借DV,然后在周五给陈电话。后来一波三折,居然到了周五晚上还没有借到相机,我有些慌了神了。虽然老师对自己处处优待,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也不可能空手去拍照片吧。后来某人告诉我说,没有订到我的车位倘若我要去的话,便只能自己订车……便更坚定了我放弃的决心。我虽报了名,但天欲绝我之路,我也无可奈何。于是给陈发了短讯,懊丧地一个人在宿舍下载NFS去了。

谁知峰回路转,到了周五夜里,开完网络部的会回到宿舍,舍友说刚刚有人来找我,现在去帮我借相机去了。我感慨道:“还是好人多呀!”

后来真的借到一部相机,虽然是三星的卡片机,但总比没有好呀。但一想到车的问题,我还是觉得没什么希望了,计划次日自己抬着相机出去,在这个城市里面随意地游荡,寻找可以拍的对象。

夜里我无心睡眠,写博客一直到了凌晨三点多,最后终于在怅惘和沮丧中如梦了。

第二天一早,某人抱着自己的相机,老早起来了,出了门。我想,要是我有一台相机,有车位,那该多好……但我还是清醒的,明白这只是在做梦,于是拉了一下被子,继续如梦去了。

突然一个声音:“……DUKE! DUKE!我的相机借你吧,我不去了……”我真以为是幻觉,于是继续睡,后来声音不断重复,越来越大,我睁眼一看,眼前竟然是隔壁的胖子……他说,“拿去吧!”一台『富士S9600』。我笑了笑,说:“算了吧,我没有车位,有相机也没用……”他便点头离开了。

后来宿舍电话响了,藕妖一听是找我,某人又在电话里说是陈老师让我去,所有人都到齐,就差我了……我一时之间晕头转向,不过还是用最快的速度起床穿衣洗淑,冲到隔壁疯了似的拍门,借了相机。跑向集合地点。

我也不知到到底是怎么回事!!

包括两个老师和我,一共有十个人,我们一路乘车,在大概九点半的时候来到了目的地。原来这里有一个大磨盘,据说已经是吉尼斯纪录里最大的磨盘了。痴的我一开始听陈说起,还以为是个“大漠沙如雪”的“大漠”呢……

下车之后,我一眼就看到远处山上的一排排民房,陈旧的土木结构,青瓦土墙……我就忍不住拍了一张远景。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我们穿过一条小河,向村子里进发,石板路,绿草成茵,空气也很清新,我突然觉得我回到了童年。

村里的建筑风格很一致,老师给我们讲解了本次拍摄的目的和要求,大家就开始行动,抬着相机咔咔地拍了起来。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村里贴的符文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勇敢的鸡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房屋都已经成了朽木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有些恐怖的破鞋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我们一行人,现在看着,总觉得DUKE超常的大,大的有些让人产生透视错觉……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陈老师找到一个超大的南瓜……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农家院子里有一只懒洋洋的猫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金灿灿的duke

回旅馆吃了饭,休息了一下。旅馆外面有秋千,我很有兴致地玩了一会儿,觉得好好玩哇!真想在宿舍里也装一个!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下午继续拍……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我就像个战地记者……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道遇一芦苇地,各自驻足拍摄,美~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看见人家在烧枯草,两位美女都要当仙女……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后来又去了“豹子箐”—— 一个到处都是水塘的地方,我得以在这里捉到几只小蝌蚪,用矿泉水瓶子养着,带回了宿舍……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往旅馆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月亮在天空飘逸,蕊蕊老师找了两片芭蕉扇插在身后装蜻蜓,陈老师插了一片装剑圣……我在她转

身的一瞬间抓拍下她的飘~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夜里,在旅馆院子里,我们升起了篝火,围坐着畅谈起来,陈老师们下厨做饭,我为其打下手……虽然做出的菜并不是那么完美,

但很开心……

第二天一早,大家又着装出行,再次来到了大磨盘……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由于光线比较好,拍出的效果果然比昨日好了不少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在村里的小路上,duke捉到一只蜗牛……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捉到蜗牛之后的duke,就只能这样拍东西了……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这些没人性的人,竟然把我的蜗牛放在干的墙上拍了一个短片——蜗牛爬墙……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在旅馆院子里,拍到一只蜘蛛……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路上遇到卖苹果的小姑娘,据说团结乡的苹果很出名,于是就和小姑娘买了些,我觉得小姑娘好可爱呀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5日下午,拍摄结束,准备回昆明,在大磨盘前留念……duke手中还带着蝌蚪和蜗牛宝宝……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少林住持被我们的无影腿踢得只有傻笑的份了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可怜的duke被三只“九阴白骨爪”抓住了头颅,命不久矣……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等待车的到来,无奈。

下午四点多回到宿舍,开始整理蝌蚪、蜗牛、苹果和照片……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可笑的是,6日早上,蜗牛就不见了,最后我在离鱼缸好远的电源插座上找到了它,缩成一团,极其惊恐的样子。我笑了笑,把他放

回鱼缸,果然,之后就再没有跑开过,胆小的蜗牛

团结乡大磨盘光影

这次活动我玩的很开心,也拍出了不少自己觉得还可以的照片,应该说这是一次相当成功,相当有价值的旅行。我摄影的技术又有

了些提高,发现原来很感性的艺术也是可以通过磨练来提高水平的,摄影讲求光影和偶然性,光影可以通过一些理论来加深掌握,

而偶然性其实是人的眼光思维问题,拍到一定数量之后,这种眼光和思维就成了下意识的条件反射,何时该开机,何时取景,用什

么角度,多大光圈,快门时间多少……全都发于瞬间。

对机器的操作,永远是第二位的,拍出好照片的不一定是好的相机。

可惜宿舍的网速慢到让人抓狂,现在才传了几张而已……

@染渲, 生活

本作品采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CC BY-NC-SA 4.0)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