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e
Duke
2007年12月7日

今晚继续做Zorro的手,做着做着,突然肚子饿了,就想去买东西吃。开门之后听到一阵铃铛声,意识里马上蹦出来:“咖菲!”但是因为四周黑暗,楼道里什么也看不见。我又转念一想,唉,怎么可能呢,她走的时候那么急匆匆,那么坚决,就连头也不回,关着的门也能跳上顶去,从铁栏杆的缝里出去,怎么可能是她呢。

于是我照旧关门锁好,离开居住之地,买了炒饭回来。等我刚一开门的时候,只听见“铃铃”作响,脚下窜出一个黑影,飞快地出门了,我惊叫道“咖菲!”

她似乎是听懂了我,跑了一半,转头回眸看了看我,我喜笑道:“你终于知道回来了啊!”

——咖菲几次出走,这次已经出走将近一个礼拜,我以为她就此消失,博客里的照片也将成为她的遗照,再也见不到她了。但眼前的,我熟悉的棕色毛皮,脖子上我亲手给她带上的红绳和铃铛,还有无辜的眼神……这的确是咖菲。

她想靠近,但似乎又害怕,突然窜上了旁边的窗台,蜷缩起来。

我唤着她的名字,把她抱下来,回了居所。

大米看见她回来,走近,凑上去,在她的脸上闻来闻去,咖菲也凑上去,两只猫就这样鼻子贴着鼻子的动……我被他们逗乐了。

咖菲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栓铃铛的红绳脏了,她的小脸也脏了,但眼睛还是那么有神,那么讨人喜欢。

小两口又团聚了。

@生活

本作品采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CC BY-NC-SA 4.0)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