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e
Duke
2018年1月9日
剧透警告 Spoiler Alert

“黑镜”最早是由大学同学丕森及阿玉推荐给我的,当时才播了第一季,他们一说起来总是露出迷之微笑,追问之下就说有个情节是一个英国的政府官员和一只猪做了不可告人之事。

仔细观看之后,惊觉此剧真乃神作,尤其是编剧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开放式的思维以及每集结局给人留下的纠结和对现在、未来的思考,在当下电视剧中无出其右。

黑镜的更新时间周期非常长,第一季于2011开播,大约一年到二年才出一季,一季就只有四五集。时隔多年,第四季2017年12月在Netflix播出了。我总是和朋友开玩笑说,“黑镜一开播,就像是在过节,总不忍一口气看完 ,要留一些慢慢品味。”

第四季依然延续了前几季超高水准的编导水准,剧情诡异引人深思。每一集都有一个切入点,在整集结尾时你会明白故事想表达的主旨,抑或讽刺,抑或担忧,但更多的时候是一种无奈。正如Kevin Spacey在七宗罪中的台词一样“People will barely be able to comprehend, but they won’t be able to deny.”

这么说来,黑镜也有一些布道传教的意思。


1 USS Callister 卡利斯特号星舰

你施加给他人的恶意,迟早会反噬你自己。

主要剧情

Dely是一家虚拟现实游戏公司的技术主管,技术强悍,有着优秀的编程技能却受到老板Walton的压榨,现实中的Dely懦弱没有存在感,经常受到同事甚至公司前台的排挤和作弄,压抑已久的Dely通过自己的技术建立了一个类似“星际迷航”的虚拟世界,把所有他讨厌的人全部装进一艘飞船Callister号,在游戏世界里他是威武受人敬爱的舰长,回到现实,他却是只知道倒腾技术的死肥宅。

有一天靓女Cole入职,对Dely的技术崇敬有佳,顿时Dely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但是经过同事背后的闲言碎语之后,Cole开始畏惧这个技术宅,这让他再次陷入了愤怒,他窃取了Cole的DNA,将Cole复制到虚拟的Callister上,在游戏中发泄其现实中的不满。虚拟的Cole号召所有被Dely“囚禁”的虚拟人进行反击,最终获胜。

评论

把现实中的人复制到虚拟世界中所带来的道德、伦理问题,一直是黑镜热衷于探讨的问题,这在2014年的“圣诞特别篇” 2016年的“游戏试玩”中都有涉及。未来科技越来越发达,复制出来的“我们”是否也会有自主的意识和情感?是否也会忍受不住规则的压迫而奋起反击呢?

被复制的Cole从虚拟世界中醒来
肥宅“创造”出来的全体船员

在现实中Dely是受压迫的,被训斥,被排挤,连自己喜欢的姑娘都被Walton抢去,他反击的方式是自己建立世界,自己做上帝,把压迫过他的人都放里面供自己发泄,稍有不顺从,他一个响指能让你不能呼吸不能说话,甚至变成丑陋的怪物。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虚拟的人物受不了这个Dick船长的暴虐,最终反抗起义,最终将Dely困死在虚拟世界。压迫与反抗,从来都是不会停歇的,Dely被自己做的茧困住了。

这一集虽然探讨的问题在黑镜系列是个老问题,但是也有不少新意。

追求刺激追求真实的游戏玩家,会不会某一天自己把自己玩死?

你吃棵棒棒糖会不会被肥宅拿去采DNA然后复制一个一摸一样的你然后任其蹂躏?

在某个虚拟的世界会不会有个你的“副本”在过着完全不一样的生活,等某一天时机成熟,突然收到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短信?

如果想得乐观一点,对技术宅好一点,多一点善意,一切的悲剧是否就不会发生了?对人的善意不一定会有回报,但恶意很大程度会反噬到自己身上。所以,这样看来还是要对周围的人好一点才是。


2 Arkangel 方舟天使

无论出于任何目的,过度的监督和保护,都会造成扭曲和伤害。

主要剧情

一种新科技产品叫“Arkangel”,在孩子的脑中植入一块小芯片:

家长就能在iPad上时时看到孩子的实时位置、视野、心率、荷尔蒙分泌量,还能给一切“暴力”“色情”和“恐怖”的画面打马赛克,让孩子始终看不见。甚至能调取孩子之前看到的所有内容。

家长在iPad上调取孩子之前看到的视野

对于过分担心孩子的家长来说,Arkangle几乎提供了360度全方位的保护,但随着孩子逐渐长大,家长的过度监控让孩子心理扭曲,在社交上受阻。家长根据监视内容干涉孩子的生活,最终酿成悲剧。

评论

溺爱、过度保护、时刻监视控制是一种极端的教育保护方式,Arkangle这个产品并不只存在于未来世界,在当今父母身上何尝不藏着一个或多个Arkangle的原型?

剧中有个小细节很有意思,小姑娘在童年很怕狗,每次上学经过一条大黑狗都会被惊吓,所以Arkangle给狗狗打了马赛克,孩子听不到狗叫声,也看不到狗。

表面上相安无事了,但是内心的恐惧其实并未消失。小姑娘长大后,她的妈妈关闭了马赛克,经过一段时间,小姑娘和狗成了好朋友,每次上学都和狗打招呼。

如果马赛克没有消除,我想童年阴影会持续一辈子吧?

在孩子的世界观还没有建立的时候,我认为多接触外界建立自己的认知是非常必要的,这个过程很可能会受伤,会犯错,但受伤和犯错不也是建立正确世界观的最直接方式吗?如果一个孩子从出生就没有见过恶犬,没有听过狗吠,等她长大后才傻乎乎被狗咬死,那才是教育的失败。

当孩子被Arkangle蒙蔽双眼的时候,任何有害的、“不健康”的信息她都无法获取,以至于在家长关闭Arkangle的时候她盲目地找到了一个坏男孩作为自己的“启蒙老师”,并且成为自己的男朋友。

任何的黄暴恐,孩子都完全没有任何概念,唯一获取的途径是网络视频。

这直接导致了这个孩子认为所有视频的内容就是真实正确的,以至于跟男朋友啪啪啪都是AV的熟练姿势,暴打其母没有丝毫的畏惧,她的人格是残缺的。

15岁的时候,她的妈妈承诺过不再使用Arkangle,但是当孩子晚归的时候,她又拿起了那块iPad,结果看到的是孩子在和男朋友做不可描述的事。

讽刺的是这位单亲妈妈在回家之前也在跟人乱搞,或许是反衬出了自己内心的恶,她拿着视频直接找到男孩威胁其再也不准接近自己的女儿,还在孩子的饮料里混入了避孕药。

父母对于子女的爱是无私的,也是沉重的,当过于珍视孩子的时候,或许忘记了孩子在这个世界也是独立存在的一个个体,她在被人偷窥的时候同样和你一样会愤怒,会伤心。

我认为家长能做到保证孩子生命健康,吃饱穿暖就已经足够了,这个世界的好与坏,是留给她自己去探索的,她的伴侣是A或是B,也应该由她自己去抉择。必要的建议和指导是OK的,但强加干涉和过度控制是必然错误的。

更深层的,不止对于孩子,对于我们周边的独立的人或事,过度的监视控制也是不好的,无论你有多少个“为了X好”的理由,最后都是适得其反。


3 Crocodile 鳄鱼

当隐私已不复存在,错误只会被无限放大。

主要剧情

Mia是一个出色的建筑设计师,有一次跟男朋友开车外出撞死了一个骑自行车的人,虽然内心纠结,但还是帮助男朋友处理了尸体,掩盖了罪行。多年过去,Mia已经和另外的人组建了家庭,身为成功人士,生活美满。当年的男朋友找到Mia,准备给当年受害者写道歉信,Mia为保全自己的家庭和声誉,失手杀死了前男友。当保险公司调查另外一个车祸的时候,Mia担心罪行败露,再次杀死了保险公司职员Shazia。Mia担心Shazia的家人迟迟等不回她会报警,所以索性上门杀死了她全家人,包括一个失聪的儿童。

评论

本剧为什么会叫“鳄鱼”?
鳄鱼效应:假定一只鳄鱼咬住你的脚,如果你用手去试图挣脱你的脚,鳄鱼便会同时咬住你的脚与手。你愈挣扎,就被咬住得越多。所以,万一鳄鱼咬住你的脚,你唯一的办法就是牺牲一只脚,保全生命。

初看之下,“鳄鱼”想要表达的仅仅是有的人对于自身错误的掩盖是盲目的,用一个大的错误去掩盖一个小的错误,用另一个更大的错去掩盖之前的错误以至于滚雪球无限放大。但有趣的是故事的时代背景:在未来的科技时代,所有调查取证都变得无比容易,在嫌疑人的头上贴一块芯片,就能显示他曾经看见过的画面——读取整个记忆。


很高科技对吧?但这也是很可怕的。

港片里经常出现一句台词“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将成为呈堂证供。” 一个法治的社会,不论出于任何目的,人应该有沉默权,这个沉默权不应该被剥夺,因为一旦任何人都没有沉默权,世界会乱套。当你的任何所见所闻都曝光在世人眼前,这并不是隐私不隐私的问题,这会直接威胁人的生命安全。

科技是双刃剑,一方面遍布全球的摄像头帮助减少犯罪(最后甚至每一个人的眼睛都化身为摄像头存在);另一方面,无缝的监视和控制让每一个目睹犯罪的人都成为罪犯的敌人从而受到生命威胁。强大的政府给予调查人员查看所有公民记忆的权利,但是却没有给公民选择权,调出的记忆也不能加以过滤,再阴谋一点,如果发生泄密事件,你可以在网上调阅所有人的所有见闻,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世界。这一集令人不寒而栗,但愿未来的世界不是这样。


4 Hang the DJ 绞死DJ

婚恋并不是一道数学题。

主要剧情

未来的人大概都很忙,而且对于婚恋失败很担心,于是把找对象这种任务交给了计算机,交给了大数据——复制所有人的行为、思想存储在云端,一旦有合适的对象,计算机会自动进行“婚姻预演练”,先把所有可能都演练一遍,看双方的反应、对于危机的处理方式,最终给出个评分,评分高再在现实世界中结合,减少婚姻的失败率。

评论

且不说未来,当下的所有都讲究个“数字化”——电影要数字化,音乐要数字化,每天走路步数也要数字化,心率要数字化,钱也变成数字化了,找对象的网站已经有一些通过问答题测试你的性格,从而把性格也数字化了,这些数字在某种程度上给人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但始终是冰冷的数字,对于活生生的人来说,它们并不完美,更没有任何情感可言。

本剧的百分之九十时间都在描述被克隆的“副本”在小小的一个仪器中所进行的“预演练”,他们分分合合,有过争执有过甜蜜,而到了结尾的时候,观众才恍然大悟,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这个约炮App的精密模拟罢了。

在模拟中男女和对方见面、吃饭、乘车到炮房、交配然后分开,再被这个App指导着找下一个异性,重复见面、吃饭、乘车、交配……这一套。女主换了一个又一个男伴,男主则在一个女子身上浪费了一年然后不欢而散,最后男女主再次被App安排见面,这时候的一见如故所言非虚。

虽然模拟是虚的,但它正反应了当下男女的婚恋状态,经历了一段又一段,每一段似乎都没有结果,都到达不了彼岸,最后回过头来,发现最初的人才是自己想要的。很可惜现实并不是一个App的模拟,本剧中的设定与“圣诞特别篇”中的复制意识类似,在虚拟的模拟过程中一年、两年时间,在现实中也许就只有几秒,“模拟”加速了这一进程,使得剧中的人可以回头,而现实中的男女如果怀念当初那个ta,很可能为时已晚,对方早已成为父母了。

这个系统的粗糙之处在于,当中的“克隆人”活着的目的就是相亲,吃饭,约炮,分手,然后系统收集这些信息,进行统计,甚至连在湖边打水漂每次都只能是4次。

但这个系统高明之处在于,其中的男女若想要跳出不断相亲、吃饭、约、分的死循环,唯一的途径是对整个系统的世界观怀疑,相约一起跳出墙外,唯有如此,一次测试才能算配对成功。

最后,可能是现实中的转瞬之间,系统模拟了1000次,其中有998次男女达成了相约一起逃跑,虚拟世界中的1000对他们完成了任务消失了,只换得屏幕上那个99.8%的数字。

 

这一幕揭示了片中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在这块屏幕之下,机器内部的运算罢了。

但是,模拟毕竟是模拟,人的行为模式和思维的复杂程度,我想很难通过1000次模拟就能决定什么,尤其是恋爱婚姻这样完全没有逻辑和规律可循的人类行为。

本剧集结尾男女主各自拿着模拟成绩,相视一笑,女主走近了男主,影片结束。看似甜美,其实留给观众一个开放的思维空间。那些被数字化的“人”经历了1000次的来回折磨,是否真正准确地预测了真实的人之间的相识相处相伴?现实中所遇到的问题,是否能有如此高的概率被一一化解?

对于那些被封在小小的仪器之中经历上千次分合、折磨且每次结束都要洗清记忆重来一次的克隆人来说,是否公平?毕竟他们也是有感情的。

再说回这个约炮App,在见面之前已经把两个人分析得如此透彻,那本属于恋爱的那些神秘感和朦胧感必是荡然无存,对于一场知道结局的恋爱,人们是否还有多余的激情去投入和维护?

关于本集标题为什么要叫“Hang the DJ”,片末的歌词揭示了主旨:

Hang the blessed DJ
绞死那个该死的DJ

Because the music That they constantly play, It says nothing to me about my life
因为他们常播放的音乐,对我的生活一点用都没有

Hang the blessed DJ
绞死那个该死的DJ

Because the music they constantly play
因为他们常播放的音乐

On the Leeds side-streets That you slip down
在你滑倒的利兹街上

The provincial towns you jog ’round
在你跑步的小镇上

Hang the DJ
绞死那个DJ

这个DJ,指的就是那些指导人们去“约”的App罢,一个物种连寻找配偶繁衍生息都需要一部机器去指导,说起来还是很可悲的,所以,丢掉你手里的微信、陌陌,真实的感觉才能指引你找到你的真命天子。


5 Metalhead 金属头

机械的崛起之时,就是人类的灭亡之日。

主要剧情

未来由机器主宰的世界,三个人谨慎地前行,准备去一个由杀人机器狗守护的仓库偷盗“替代品”。

在偷盗过程中,两男子丧生,女子奋力逃跑暂时幸免于难。她不断和追杀她的机器狗周旋,身负重伤,最终未能击败机器,壮烈牺牲。

评论

这一集通篇的艰辛困苦,最后落脚点却在“不同于机械,人的最终追求是精神层面的。”

之前的种种拼命、逃亡、血溅五步,为的只是这几只熊,给某个从未露面的人(很可能是儿童)找一个“替代品”。机器则不然,为了一个指令完成杀光所有生命体的任务,包括“之前有很多”的猪。二者在出发点上就有层次上的高低之分,行为目的又高下立判,所以虽然看似密密麻麻的机器拥有强大的力量获得了胜利,但是相较于拥有更高智慧的人类,即便最后由机器统治的世界也是低级和落后的。

再有本片中无情冷血见人杀人,杀不了同归于尽也要杀的机器狗,是谁造出来的呢?必然也是人类,“机器人恐慌论”出现由来已久,盖茨和扎克伯格都是恐慌论的支持者,人类妄图将机器人动用在军事领域莫不曾想稍有不慎影片中的世界就是我们的未来?

我们制造利刃,原意是砍柴切菜,不想多少人死于利刃之下;我们制造火药,原意是制药,却被用于杀人放火;我们制造了汽车,原意是方便交通,却令无数人葬身车轮之下。这样的矛盾目前尚且只出现在并无自主行动能力的“工具”身上,当一件工具过于智能,拥有自主行动的能力,它所造成的弊端又何止刀枪剑戟所能比拟?


6 Black Museum 黑色博物馆

高科技犯罪罪证的集合

主要剧情

一个女孩早早来到黑色博物馆,开始参观。

故事1

名叫“Black Museum”的博物馆展出了很多高科技犯罪的关键证物,一个头盔——可以把一个人的所有感受传递到另一个人身上,一名医生利用它诊断病人,却最终陷入了“疼痛上瘾”,在病人的疼痛中找到自己的高潮,最终自残害死了自己。

故事2

把一个成为植物人的妈妈的意识,移植到爸爸的脑子里:

两个原本相爱的人共享所有视觉、触觉、听觉以及味觉,听上去很浪漫,时间长了却矛盾不断,男方偷瞄辣妹,上厕所,包括吃女方不喜欢的食物,都会造成和大脑里的另一个人大吵大闹。问题越来越大,夫妻开始寻求解决,一开始是给妻子的意识装上开关,不恰当的时候可以关闭一下。到了后来,男方希望找新的伴侣,问题又来了。

于是万恶的馆长建议把妻子的意识放到一只玩具猴子里。

小猴子只能说“是(猴子爱你)”和“否(猴子需要抱抱)”,于是,曾经的妈妈(的意识)就这么被爸爸抛弃了,时间一长,也被孩子抛弃了。

故事3
把一个死刑犯的意识提取出来

把他虚拟的意识放在博物馆供人每天开电闸取乐。

虐待他人,自得其乐:

评论

“黑色博物馆”不仅新加入了三个全新的故事,博物馆中众多的展品也是对“黑镜系列”之前故事的回顾。

比如

本季第二集Arkangle中的“iPad”,女主曾用其猛击妈妈头部
本季第一集中Dely窃取女主DNA的棒棒糖和仪器
黑镜第二季第二集“White Bear”中杀手的装束
本季第三季Crocodile中女主杀死保险职员丈夫的浴缸,背景上吊的人是第一季第一集让议员Fxxk猪的行为艺术家
背景女人头像是黑镜第二季第二集“White Bear”的女主
左上的蓝色圆和白色蛋,是“White Christmas”里囚禁意识的仪器

……等等

一个黑色博物馆,几乎对之前所有“黑镜”剧集的道具进行了收归总结,口口声声依靠科技服务人类的馆长,也只不过是一个是钱如命,没有道德底线的伪君子。

这一集真正高明之处除了把新的故事讲得绘声绘色,同时把三个主要故事以及整个黑镜串联起来,用一个类似于昆汀的“杀死比尔”式的复仇故事打通了任督二脉,最初看展馆的小姑娘一开始我以为是来打酱油的,谁知到她有任务在身,拯救了最后备受折磨的死囚,用意识转移的方式杀死了馆长,拯救了被困在小猴子里的妈妈,一把火烧掉了黑色博物馆。

虽然作为本季的最后一集,有一些归纳总结的意味,但是作为黑镜,本集的创新和亮点显然还不够。

类似于本季的前几集,本集仍然围绕着“虚拟的人到底应不应该有人权?” “虚拟的人所产生的感情是否在道德上得到承认?” 这些问题进行讨论,“把一个意识转移到别的地方,这个意识是否应该受到其母体同等的待遇?”


本季的黑镜,依然维持了非常高的编导水准,每一个故事都非常精彩,略有一些戏谑,却又让人脊背发凉陷入恐惧。

用一种题材连续排出了四季,基本每一集都有不同的角度在审视这个世界未来发展的利与弊,而且每种角度都让人耳目一新,这是这部剧难能可贵之处,然而自从第三季开始剧集数目变多,更新时间也更快,似乎导致完成度并不如前两季,这又略有一些遗憾。

期待下一季编剧再次轰炸我的大脑。

@声色

本作品采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CC BY-NC-SA 4.0)进行许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