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e
Duke
2018年9月1日

大理段生,而立之年,自幼喜水爱鱼,乐水而善捕,每有收获只饲养于家中,不啖其肉。

一日艳阳高照,万里无云,段生一路熙熙攘攘,途经洱海,只见波光粼粼,湖水清澈见底,似有小鱼游曳。段生大喜,宽衣除靴,下水欲捕鱼。

正兴起时,瞬时乌云密布,天地间顿失明暗,时值正午时分却尤似三更午夜,环顾四周,只见洱海湖面波涛四起,水乌而浊,阴风阵阵如刀割,冷雨点点似箭来。

段生大惊,回顾身后,人山人海顿做空巷,人声鼎沸顿做鸦雀无声。值此不详之景,段生匆忙涉水上岸,着装折返。

平日此时,街上人山人海,段生过时,竟只偶见三五老者,徐徐徒步,似病重,似体弱,面色惨白难以站立,十里竟无一青年孩童。

段生心生惧怕,由急行至小跑,街头乌云遮日,雾气弥散,瞬间浓雾四起,十步之外竟难辨容貌,只见佝偻形骸缓缓移动,形状甚是可怖。

段生心神不宁,只恨自己腿脚太慢,急欲走出迷雾。正心乱如麻之时,忽有一人自身后拍肩,段生大惊,正不知该回头拼命抑或抱头逃窜,只见肩上之手白皙透红,似是一位女子。

段生回头,只见二名妙龄女子衣着一青一红,凭空站在段生身后,孤零零伫立街头,端是生得美人模样。段生拱手:“姑娘何事?”

青衣女子面无颜色,只淡淡言道:“有事相求。”气若游丝,未见唇动却闻其声。

段生虽心生恐怖,但无从推辞,又想女子柔弱,应不致伤其性命,故大胆言道:“二位这边请。”

段生自幼在此地游玩,地形方位了若指掌,自引二位女子来到临近一家茶馆。平日茶馆人多,此时竟也空无一人,店内昏暗无光,段生呼喊店家却无人应声,只得自找了个靠墙的桌边落座。

二名女子紧随其后,端坐在段生身旁。

二名女子一言不发,只盯着段生。段生只觉寒气逼人,半晌,言道:“二位姑娘有何事相求,不妨直言。”

青衣女子道:“我二人实非人也。”

段生惊道:“非….人?” 顿时两腿发软冷汗淋漓。

青衣女子缓缓抬手至额前,拉住自己眉宇间皮肉缓缓往下,只见面上皮肉从发际线处割裂,逐渐露出皮下之面目,鲜血淋漓,美貌人皮之下竟是一副青面獠牙的狰狞面容。

段生已惊得难以言语,唯下肢瘫软却也无力逃跑。

女子皎白两玉指将面皮缓缓上推,合上人脸,又再恢复了姣好容貌。

段生欲问红衣女子是否也是相同,但战战兢兢说不出话来,青衣女子已然知悉,点了点头。

段生自知失礼,过了半晌才缓过神来,心有余悸地说道:“二位还请直言,若小生力所能及,定不推辞。”

青红二女子面面相视,转而对段生似有话说,但段生只见唇动,却不闻其声。

段生言道:“姑娘请大声说话。”

青衣女子开口欲言,段生却仍不闻其声。

青衣女子似在用尽全身力气说话,口似巨盆,面目扭曲,狰狞毕露,唯仍不闻其声。

段生见其并不想加害,打消了畏惧,再言道:“姑娘请大声说话”

青衣女子表情歇斯底里,几近毁坏人皮,但仍无法传发声,终只得放弃,似面露沮丧,表情僵住。

段生并未放弃,连连高呼“姑娘请大声说话”,但青红二人并无反应,躯体也僵住不再动弹。

段生心急,欲施援手却无能为力,正焦急时,梦醒。

段生正卧于塌上,大汗淋漓。环顾四周,只有家中陈旧家具,窗外艳阳高照,不见茶馆,不见青红。

@

本作品采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CC BY-NC-SA 4.0)进行许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