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e
Duke
2020年10月06日

前言

在说这部电影之前,不得不说一下这部电影的前身——由美国姑娘”赛珍珠“(Pearl S. Buck)创作的同名长篇小说《The good earth》。

赛珍珠是作者后取的中文名,虽然她1892出生在美国弗吉尼亚,但是出生后四个月便随传教士父母来到了中国,先学会了汉语和中国风俗习惯,之后其母亲才教会她英语。

赛珍珠同当时中国很多名人有来往,比如徐志摩、梅兰芳、胡适、林语堂、老舍,我们的风流才子徐志摩和她也曾有过一段恋情,赛珍珠甚至创作了一部短片小说《一个中国女子的话》来影射她和徐志摩的爱情。(老徐真有你的)

大地
赛珍珠

赛珍珠也是《水浒传》的首个英文版译制人,她的水浒叫做《All men are brothers》——所有男人都是兄弟。

1931年,赛珍珠的长篇小说新作《The good earth》(大地)出版发行,获得了大量读者的青睐,成了美国连续两年最畅销书籍。

在小说之前,西方对于中国人的印象是“留着辫子” ”软弱“ ”愚昧“ ”落后“ ”狡诈“ ”神秘东方“。

小说出版时,美国正处于大萧条时期,让很多美国人因为中国底层人民的坚强和努力而深受感触。

而小说之后,西方人对于中国的印象大为改观,小说强有力地击溃了东西方文化的壁垒,促进了双方的正视和交流。

《The good Earth》于是先后在1932年获得普利策将,1938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因为战乱,1934年赛珍珠离开了中国,其后抗日战争,直到1972年中美关系解冻,赛珍珠一直期盼着回中国,但是因为之前在作品和言论中抨击政府遭到当时中国政府的拒绝。

1973年,赛珍珠离世,享年81岁,葬在宾夕法尼亚州,她的墓碑上只有三个中文篆体字”赛珍珠“,无他。

赛珍珠的小说《The good earth》被改编成同名电影,于1937年上映,豆瓣8.7分,IMDB7.7分,获得了第1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辑、最佳摄影五项提名,最终获得最佳女主角,最佳摄影两项大奖。

不太细致的拉片

大地

电影开场,米高梅的著名狮子吼,是的这是一部好莱坞电影,上映时间是1937年,距今87年。

大地

那时候制作电影并没有电脑辅助,很多字幕是真的做出实物然后拍摄的,比如这个木刻的片名。

大地

在出片名字幕的时候,背景音乐是交响乐版的“茉莉花”,但主旋律过后经过改编,有一些符合电影情节的快节奏跳跃,导演对于中西文化的交融煞费苦心。

大地

虽然现在看来,在开篇用大段的文字去揭示电影的主题显得有些平白无味,但是以前的电影就经常这么干。

大国的灵魂往往体现在寻常百姓的日常生活中。

在这个简单的中国农民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灵魂,其谦卑,其勇气,其悠久的历史传承和未来的广阔前景。

The soul of a great nation is expressed in the life of its humblest people.
In this simple story of a chinses farmer may be found something of the soul of China, its humility, it’s courage, its deep heritage from the past and its vast promise for the future.

清晨日出,一个中国农村,泛泛地交待了时间、地点。

大地

农民们牵着牲口推着独轮车,开始下地干活

大地

依然用字幕的形式给出了人物和事件,出现了人名“王龙”。

大地

画面主体是一间茅草屋,想必是王龙的家,山和云作背景,树枝做前景,明暗将画面黄金分割,构图讲究。

镜头从自然景观后移,从破败的窗口进了王龙家(说明其家境贫寒),然后摇向我们的主角

大地

窗外的光逐渐变亮,人物恰好是一个顶光,配合铁憨憨的笑容,说明王龙并不是反面人物。

大地

虽然王龙是由外国人扮演的,但通过精心的化妆和演绎,神情已经非常接近亚洲人。

老牛叫床服务。重要二号角色登场。

大地

喂了老牛,王龙开始忙活。打火石生火方式,如今可能要在博物馆才能看到。是要做早饭吗?

大地

王龙挑着水桶出了门,和乡里乡亲打起了招呼。

大地

踩水车的村民,无论角色外貌、神情、服装、道具布景都有极高的还原度。

王龙的谦虚的笑容,传神地展现了中国农民的神态。

大地

一旁一位老者正在晒太阳,顺便调侃了王龙一下,王龙情切地和他打招呼。形象满分。

大地
@声色

本作品采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CC BY-NC-SA 4.0)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