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e
Duke
2021年01月26日

今天听着听着老歌,突然觉得这个词可以啊!

于是就搞了个人版翻译如下

Hotel California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 cool wind in my hair

Warm smell of colitas, 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

My head grew heavy and my sight grew dim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

There she stood in the doorway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

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

Then she lit up a candle and she showed me the way

There were voices down the corridor

I thought I heard them say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Such a lovely face

Plenty of room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Any time of year you can find it here

Her mind is Tiffany- twisted

She got the Mercedes Benz

She got a lot of pretty pretty boys

That she calls friends

How they dance in the courtyard

Sweet summer sweat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So I called up the Captain

“Please bring me my wine”

He said

“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here since 1969”

And still those voices are calling from far away

Wake you up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Just to hear them say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They live it up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What nice surprise

What nice surprise

Bring your alibis

Mirrors on the ceiling

Pink champage on ice

She said

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

In the master’s chambers

They gathered for the feast

They stabbed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But they just can’t kill the beast

Last thing I remember

I was running for the door

I had to find the pasage Back

To the place I was before

“Relax” said the night man

“We are program to receive”

“You can check 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加利福尼亚宾馆

黑漆漆的沙漠高速路上,凉风吹拂头发

暖暖的大麻气味,在空气中升腾

在遥远的前方,灯火阑珊

我的脑袋发沉,视线开始模糊

我不得不停车过夜了

她就站在门口

我听到了教堂的钟声

我就自己纳闷:

这可能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

然后她举着烛火为我引路

走廊尽头时不时传来低语

我好像听到他们在说:

“欢迎来到加州宾馆

多美的地儿

多美的人儿

多美的人儿~

加州宾馆空房间特别多

一年四季,随时入住”

她的心智因为珠光宝气扭曲

因为豪华轿车而变形

有很多帅哥

她管他们叫朋友

他们在庭院翩翩起舞

夏日香汗淋漓

有的人跳舞是为了让自己记住过去

而有的人则是让自己忘掉过去

于是我叫来大堂经理

“请给我来点酒”

他说

“自从1969年,这里就没有烈酒和灵魂了”

那些低语依然从远处传来

将你从半夜唤醒

只为了听他们说:

“欢迎来到加州宾馆

多好的地儿

多好的地儿

多好的人儿

他们在加州旅馆生活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带上你的借口来吧”

天花板上镶着镜子

带冰块的粉色香槟

她说

“在这里我们都只不过是囚犯

活在自己设下的牢笼中”

在主卧里

他们正聚在一块儿准备享用饕餮大餐

他们用冰冷的钢刀挥舞穿刺

但却怎么也杀不死那只野兽

我记得最后

我冲向大门

我必须找到

来时的路

“冷静点儿”,守夜人说

“我们只负责迎客”

“你可以随时结账”

但你永远无法离开

Hotel California的歌词,初看之下似乎像是一个恐怖故事,但是细细琢磨,这歌词写的可能是时代的变迁。

歌中的“我”最开始留着长发抽着大麻在沙漠高速路开车,自由、奔放。这像极了美国六十年代的嬉皮士,追求精神世界的富余,不愿沦为普通人。

但因为生活不易,疲惫了,不堪重负所以要停下自由的车,在灯火阑珊处准备过夜。

女人在门口迎接,并且听到教堂的钟声,这暗指娶了妻子结了婚。

别人在说,欢迎来啊,这儿多美妙,人也美

然后“我”不知道这是天堂还是地狱。

接下来“我”就发现,那个女人想要的只不过是珠宝和豪车,然后还有一堆帅哥朋友。

想要借酒消愁,却被告之1969年后就没有烈酒,这里还有个一语双关,“我”之前追逐自由梦想的Spirit,1969年后也没有了。Spirit指烈酒,也指精神。

二战之后,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都处于经济萧条,生存越来越艰难,之前的嬉皮士也放下了追逐自由梦想的精神空话,开始干起了实业。而歌里的加州旅馆,就相当于这样的实业,在当时可能是金融、地产或是加工生产。

然而资本家还在给新来的洗脑,半夜还传来“欢迎来加州旅馆,这儿真美,人真美,空位还很多,赶紧来吧”

主人公在他的房间里,天花板上装镜子,体制的规则虚实难辨,看得见摸不着。

那个她又说话了:“我们只不过是自己建造的监狱里的囚犯”

然后主人公看到了令他不寒而栗的一幕:

一堆人举着钢刀准备杀一只野兽来果腹,但是根本杀不死。

这个野兽有很多理解,有人觉得是人内心的贪念,杀死了就能逃出这个加州宾馆,回到过去;也有人认为这就是资本本身,大家都费尽了心力想要获得资本,但最终什么也得不到,反过来可能还被野兽咬伤。

主人公恍然大悟,急着想要找到来时的路逃离这个“监狱”。

但是为时已晚,他已经成为了体制的一部分,再也不可能回去了。

神曲终究是神曲,这些惊悚的情节放在如今的社会也适用,多少怀揣美好愿景追求高尚人生或是一腔热血准备干一番事业的人们,都被无情的现实所拖累,不得不在某个地点“停车”,结婚生子,然后迫于生存和家庭,变成了流水线上的一颗普通螺丝钉,想要回到风华少年、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体制了。

对这首歌还有另外一种解读,是说歌词其实讲述的是瘾君子们的一辈子,“lit up a candle”在英语里有吸毒的意思,大概类似中文的“点上”,而“在后院跳舞,有些人为了记得,有些人为了忘记”也有点像吸毒人员的活动。”野兽“也就是指的毒瘾本身。最后的守夜人说,你随时可以结账但永远无法离开,可以解读成有很多人戒毒成功,但是毒瘾会一直伴你一生。

但我个人还是更偏向于将故事解读成 对时代变迁的感慨,以及追逐梦想的人们的哀叹。

@生活

本作品采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CC BY-NC-SA 4.0)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