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e
Duke
2021年01月04日
剧透警告 Spoiler Alert

上周末终于通关了TGA“2020年度最佳游戏”——最后生还者2(The Last of Us part 2),它的头衔还有“年度最佳叙事”,“最佳音效设计” “最佳动作/冒险” “最佳游戏指导”。

这是一款在全世界拿奖拿到手软的游戏,但是我通关后心里的感觉却堵得慌,我不认为它能够撑起“最佳”这个头衔,至少在剧本和叙事上不能。

首先来说一说这个大家普遍认为是“游戏界奥斯卡”的TGA颁奖,在2018年,“战神4”战胜了“荒野大镖客2”夺得TGA年度最佳,这也倒没什么,都是佳作,然后TGA给出的解释是:

之所以颁奖给战神,是因为荒野大镖客2制作成本太过巨大,我们不希望未来的TGA竞赛变成无休止的金钱堆砌。

乍一听还挺有道理,可是到了2020年,最佳却给了一个靠金钱堆砌出华丽外表但败絮其中的“最后生还者2”。

最最不可思议的是,在玩家群体里被骂出翔的“最后生还者2”的剧情,TGA还颁了个“最佳叙事”给它;奇形怪状的角色Abby,居然得了最佳表演奖。

结论就是,TGA就是个野鸡奖,真的不能信。

批判游戏之前,我们照例还是要先说一下它的优点。

最后生还者2的优点

画面上的登峰造极,我是非常认同的。在玩最后生还者2之前,我觉得荒野大镖客2是目前游戏画面的顶尖,直到我看到最后生还者2的画面,媲美实拍的电影画面让大表哥2的画面瞬间显得单薄无力。例如下面这些——注意,这都是游戏内实时演算的截图,并不是Pre-rendered的CG动画:

最后生还者2
最后生还者2
最后生还者2
最后生还者2
最后生还者2

不仅画面让人惊叹,每个角色的面部表情、眼神、动作都做得惟妙惟肖,Eilly时不时会撅撅嘴,舔舔舌头,捋捋头发,眼神里的喜怒哀乐是看得见的。

然后这种其他游戏望尘莫及的超写实的画面和动作,是运行在2013年推出的PlayStation4硬件上,这就又不得不说它另外一个优点,超群的技术。

能在老旧的硬件条件下创造出惊人的画面和丰富的细节,还能全程无缝加载,流畅不卡顿,这应该是代表了目前最强的技术水平。不论是优化还是全局把控,艺术和技术的互相烘托,我找不到第二个做得如此完美的游戏。还有末日下几乎1:1建模的西雅图城市,各种在现实中真实存在的建筑,顺畅自然的人物动作和对话,机智的敌人AI,这些都是目前业界的技术顶峰。

但是。

最后的生还者2的剧情是有问题的,对于一款剧情驱动的RPG,画面、玩法再新颖,剧情错乱了,这游戏就会让人难受,事实上在通关过程种,越是往后,越是煎熬。

玩家的情绪被多次封堵

在一代作品(最后生还者)里,游戏的目的是很明确的,从一开始的逃出隔离区,一路的生存,最后的寻找萤火虫组织,目标都非常明确,玩家多数时间操作Joel和小萝莉Ellie去达成这些目标,虽然有波折、有意想不到的事件,但是最终这些目标都达成了,过程种二人建立了感情,所以出现了新的目标:保护Eliie的性命,这个目标最终也达成了,游戏通关完结。

这是一个让人心情舒畅的建立目标——达成目标的过程,而且过程中发生的所有插曲和转折,都能让人信服,人物的反应也非常符合逻辑,找不到逻辑漏洞,所以一代的剧情被人称赞,顺畅的游玩能给人带来极好的剧情体验。

但是到了最后生还者2,在我们已经建立起了对一代主角Joel和Ellie的感情的前提下,二代一上来就是Ellie对Joel的不冷不热,(玩家扮演的)Joel在前作可是拼了老命救下的你啊Ellie,你就这么对你爹?这是第一个情绪封堵。

紧接着,玩家还没闹明白这对CP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Joel就被一个莫名其的五大三粗的女汉子给高尔夫爆头,直接死掉了。

到这里倒也没什么,仔细想Joel在一代虽然目的是为了救人,但是也算是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剧情要求他死掉,也符合逻辑。

Ellie被人打趴下看着Joel死,嘴里大骂着要把敌人怎么怎么样,这是符合Ellie一代的性格和人设的。

最后生还者2

Ellie在一代能独自从黑帮里杀出重围,为了给Joel找药独自力克众人,她的性格原本是有一说一,说到做到的。这里玩家所期待的就是接下来的复仇——毕竟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啊。

但是,就这个时候编剧却安排了一个半开放式的大区域给玩家操作Ellie去探索。

背负着最在乎自己的人的仇,却在游戏里被强制闲逛一个多小时,说些不痛不痒的对白——这是第二次对玩家情绪的封堵。

就在玩家找到真凶,步步接近那个五大三粗的女汉子的最后关键时刻,玩家期待着一场复仇之战的时候,剧情却戛然而止,突然给你一个猝不及防的蒙太奇,让玩家改为操作五大三粗的女汉子Abby,也就是杀死Joel的凶手,开始过她的完美童年——这是第三次对玩家情绪的封堵。

玩到这里,其实可以看出剧情是想再托出一个角色Abby,告诉玩家她找Joel复仇的原因——她也有美好的家庭,美好的爹,玩家在一代杀了她爹是不对的云云。

但是作为一个普通人,顺着剧情玩,自己上来的情绪被你编剧接二连三的封堵,你觉得玩家会有心思去体会女汉子Abby幸福的童年还有那些烂糟三角恋破事儿?

操作Abby的剧情非常冗长,玩家的情绪还一直在”Ellie找到了凶手,接下来怎么报仇“的思考中,编剧却要求玩家操作Abby去找爹,去救斑马,去跟汉子约会,去体会三角恋,去找队友……

这段剧情最最起码要三四个小时才能玩过去,可能编剧觉得时间长了玩家就会对Abby产生好感,会设身处地为她着想,会觉得Joel和Ellie其实是坏人?可是,Joel和Ellie的角色是通过一整部作品建立起来的啊,你突然掐断故事本来已经让人很难受了,还指望着给个新角色玩家就要100%接受她、站在她的立场去看问题?

抱歉我做不到。所以操作Abby的整个过程我都非常憋屈,作为玩家当时我觉得我就是Joel和Ellie的叛徒,人家杀了美国老爹Joel,现在我却要操作杀人犯去体验生活,去同情杀人犯,做人不能这么不讲武德,我还没那么高尚。

最后到了Abby和Ellie碰面,本来以为剧情能少狗血一点,来个决战,即便你让我操作Abby我也忍,结果面对队友都被搞死了的Abby居然莫名其妙放了Ellie,刚刚憋屈了一整个章节的玩家情绪,依然被编剧硬生生塞回去了。这是游戏第四次对玩家情绪的封堵。

最后Ellie被Tommy说服回去找Abby报仇,玩家心想着,婆婆妈妈的最后终于要做个了断了吧?

结果是,之前各种杀人如麻的Ellie又特么最后不知道什么鬼上了身,又心甘情愿把Abby给放了——游戏结束。

这是游戏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对玩家情绪的封堵。

所以在玩这样游戏的时候,我会有一种憋屈感,心里莫名其妙的堵,总感觉编剧在耍猴,吊起你的情绪,然后又一巴掌给拍回去,吊起你的情绪,又一脚给踹回去,如此循环往复,编剧可能觉得挺High的,但是抱歉,我真的没法接受被当猴子。

一代建立的角色被颠覆、低级逻辑漏洞

在游戏前作种,Joel失去了自己的女儿,不是被末日的僵尸所杀,而是被一个阻挡他们去路的警察所杀——这是编剧的高明之处。剧作的转折、反转好坏,有一句话可以概况: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末世之下人性的冷漠和各种慌乱失去控制,造成女儿被射杀的结果是让人意想不到,但是合情合理的,正因为失去了女儿,Joel其后的性格变得多疑,冷漠,凶残,自责——这也是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

直到一代遇到了和自己女儿年龄相仿的Ellie,Joel不自觉地逐渐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最软弱、善良的一面表现出来,这同样也是符合常理的。

但是到了二代呢?身经百战,曾经不相信任何陌生人的Joel,居然会莫名其妙救了个陌生人,还莫名其妙跟她去了她们的营地,又莫名其妙的自报家门,最后莫名其妙的被人用高尔夫球棒给活活打死。

这是意料之外,但不是情理之中。

末世的背景是没有改变的,人与人的信任应该是逐渐缩减,越发危机才对,Joel作为老江湖,怎么可能会去轻信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虎背熊腰一看就是战斗力的女汉子?

这不仅不符合即便逻辑,也不符合一代所建立的人设。

再看Ellie,在一代虽然没有出现她的家庭,但从她自己的对白可以看出,她那时候已经是一无所有,末世病毒和僵尸夺走了她的一切。她曾经对Joel说:

我所关心的和关心我的人要么死了,要么离开了我,现在只有你是关心我的。

原文记不清,大概是这个意思。

而且当时Joel要把Ellie托付给弟弟Tommy的时候,Ellie依然不信任Tommy,毅然决然要跟Joel走。这里已经说明Ellie对Joel也是有依赖的,表面上这种依赖是生存问题、信任问题,但是事实上说明他们俩类似父女的亲密关系已经建立起来了。

其后Joel被打昏,Ellie因为溺水昏迷,Joel才得知萤火虫组织想要用Ellie做抗体,其结果是Ellie必死,但抗体做不做得出,还得看运气。

作为干爹的Joel肯定不答应啊,好不容易找了个干女儿,你跟我说要拿她的命去换你不知道做不做得出的抗体?

于是Joel屠了整个萤火虫营地。后来Ellie醒了,Joel没跟Ellie说真相,撒了个谎。

一代到这里也就结束了,这是意料之外,但也合情合理的。

不说玩家,从一个普通人的思维来看,Ellie即便知道真相,也不会怪Joel吧?

首先Ellie在一代里从来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说”我去找萤火虫即便是要我死,我也要用命换抗体拯救全人类“这种话。她的角色更多的是深谙人事的早熟少女,同时还有一点小混混的感觉。

可是到了二代呢,一上来就因为知道Joel骗他而跟Joel ”We are done here“了,划清界限,恶语相加。人家Joel告诉她说:“拿你做实验,你肯定会丢掉性命的。”然后我们的Ellie是这么回应的:

最后生还者2

拜托是你一代的时候死乞白赖要跟着人Joel的,人家深入虎穴不顾自己性命就为了救你这条小命,你不感激人家把人当爹供着也就算了,整天就掐着”你骗我,你骗我,你杀了多少人“在这叨逼叨,这还是一代的Ellie吗?

抱歉,这不是,这只是编剧为了达到他目的瞎编的另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傀儡罢了。

到了游戏最后,Ellie在回忆里,跟Joel说出了下面一段话:

最后生还者2

我应该在那家医院死掉才对。

那样我的生命才有意义。

但你剥夺了我的权力。

WTF??

看到这段圣母宣言我都傻了好吗?

细心的玩家会在玩1代的时候发现,当时的Ellie根本不是这样想的,她在1代最后接近医院的时候,还在和Joel说:

最后生还者2

听着,我知道你是好意的……但是我们得做的彻底,等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就去你想去的地方,好吗?

然后Joel会说:

我不会丢下你自己走的,我们去做个了结吧?

这就搞笑了,1代的Ellie是个有求生欲,有未来憧憬的女孩;到了2代的Ellie,直接变成了一个圣母,要为了全人类的伟大事业贡献自己的身体当药引,别人好意去救她,她还觉得是阻碍她拯救世界了。

这是多么奇葩的精神分裂

另外,1代的DLC花了很长一段剧情去讲Ellie独自照顾受重伤的Joel,独自打猎、克服千难万险去找药物,独自跟坏人周旋,甚至从强盗窝逃出来。

到了2代Joel死了,Ellie去给Joel报仇的时候,她却是各种不情愿,不仅没有一点愤怒和冲动,甚至莫名其妙自己思想斗争要不要报仇。三番两次最后关头放走了杀死Joel的大仇家Abby,在Joel的弟弟Tommy一瘸一拐,瞎了一只眼来求她一起去给Joel报仇的时候,她各种冷漠,各种不耐烦。

作为她同性恋女朋友犹太人Dina,在这种面对大义还是小我的时候,反而选择了小我,大骂Tommy并且阻挠Ellie去报仇。不禁让人觉得这个编剧也是个精神分裂,他在歌颂大义,歌颂大爱的时候,另一方面为了矛盾冲突又搂着小我不放,虽然其后Ellie是去复仇了,但结果是回家所有人都抛弃了她,她孤独终老。

编剧又抓紧机会告诉我们:“不要去复仇,就算别人杀了你爹,你也要有大爱,原谅她。”

然后就活生生把Ellie这个角色玩成了神经错乱的精神病。

夹带私货的剧情

游戏开始不久玩家操作Ellie去找仇人报仇的路上经过西雅图的半开放式地图,有一个犹太教教堂,玩家会在教堂里被强行洗脑,旁边的NPC会唧唧歪歪一直介绍犹太教的由来,犹太教的神是谁谁谁,通常你打开柜子要么是可以获取的补给品,要么是空的,可是在这个教堂唯一有几处柜子,打开之后会出现犹太教的经文和书籍,不能获取,只能听NPC在旁边给你介绍这是什么。

甚至Ellie在教堂里说脏话,还会被旁边的这个NPC警告。

这个NPC就是Ellie的女友Dina,光看外表就是个很明显的犹太人。

后来我看资料,游戏的制作人兼编剧,顽皮狗的联合总监 Neil Druckmann,一个以色列人,犹太教徒。一切就豁然开朗了。

在玩家经历主要情感角色Joel被杀,等着去报仇的时候,这个Neil却在游戏里宣扬他的犹太教。

这个傻逼编剧不仅宣扬犹太教,还在一个末日题材,人人求生的残酷大故事背景下,宣扬一些很虚的东西,比如复仇不如大爱,恨不如原谅,杀一百个人救一个人是不对的,人人都要奉献自己等等。这种不接地气的假大空直接让本作跟故事的时代背景脱离,任何的宣扬都站不住脚。

再者是故事里被强加进去的种族题材、同性题材和女权主义。

2代的游戏里,有黑人,有亚洲人,有犹太人,就像一个全球化的聚会,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人种都排进去。为了政治正确刻意的去做,不免让人尴尬。

在一代的本体里,故事很纯粹,没有同性和女权,但是一代的DLC里出现了Ellie和她的女同伴的小暧昧,后来据说受到了各种同性支持人士的赞誉,也许正是因为如此,2代的故事里充斥着大量同性恋内容和女权主义,我不反对同性恋,但是在游戏里随时出现,完全对剧情没有任何推动,还一板一眼什么都演给你看的同性题材真的很让人尴尬。

五大三粗的Abby后来被称为游戏的绝对主角,长得像男人,肌肉发达,在男女关系中占主导,能杀能跑,各种不输给男性,也许这就是编剧认为的女权主义吧?但是逼迫玩家去操作一个肌肉女,去接受一个肌肉女,幻想着得到一堆女权主义者的盛赞,这是不是有点太自私了。

这就好像,你本来去买个猪肉馅的包子,结果买回来一吃,发现里面有马肉、牛肉、鸡肉、猫肉、驴肉、耗子肉,就是吃不到猪肉。

结语

总结下来,”最后的生还者2“是一个套用了”最后生还者1”的人物和背景,但是夹带私货,还没把私货给卖好的心机婊作品,你越是了解1的剧情,就越会对2产生排斥和厌恶。

一个剧情主导的RPG,就算披着再华丽光鲜的画面和技术外衣,剧情崩塌,逻辑经不起推敲,也只是一颗屎味的巧克力。

@声色

本作品采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CC BY-NC-SA 4.0)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