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

2006年3月23日 我要吐槽

好几个人对我说,只要来到我的宿舍,我都是趴在电脑旁边,甚至说对她们都是冷漠而寡言。去年就有人这样对我说来着,我回答她说:“我从前是‘套中人’,冷漠和寡言只是因为害怕自己赤裸裸地暴露在别人的眼前,电脑——只是我的另一个套子罢了,我依靠它,回避着一些自己恐惧的东西。我害怕和陌生人交流,我感到恐惧,我不擅言辞,词不达意,每次有陌生人进了我的宿舍,不论是不是找我,都令我感到不安……”

我一定是疯了。

现在的我,还是像以前一样。

埋头做着一些自己都觉得奇奇怪怪的东西,整天忙来忙去,但事实上,自己还是会觉得空虚,有浪费青春的罪恶感。

害怕出门,害怕见到陌生人,害怕有自己不认识的人突然和在街上和自己打招呼,害怕虚度年华,可还是会逃课,还是会在上课的时候神游四海。

看了一个云南艺术学校排的话剧,《黑犀牛的爱情》,男主角养了一头公犀牛,爱上了一个女子,但是那个女子爱的是另一个搞艺术的人,而那个搞艺术的人——也不爱她。男主角辛辛苦苦地维持着和她的名不副实的爱情,岌岌可危。最终有一天,男主角和她缠绵悱恻了一夜,但当第二天醒来,女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甚至根本不承认昨夜风流之事。男主角从一开始的暗喜,得意,欢快,变成了沮丧,痛哭,疯狂。

“……那是真的吗?昨夜——你在我耳边说的那些甜言蜜语,你在我怀里留下的淡淡的清香,你的肌肤的触感……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女子说:“……哼,如果有的话,也仅仅是一个小小的错误罢了,请你不要再来烦我!”

男子含着泪,重复念着他给她写的诗,“……你的美丽,让世上最美的美景变成黑白而失去颜色;让歌喉最动听的鸟儿羞于开口……”

一首残诗。直到最后男主角把女主角绑架了,才完成。

他绑架了她,蒙上了她的眼,用绳子把她绑再在椅子上,她反抗着,她对他的恐惧并不因他们的一夜风流而减低,反而让她的野蛮的本性无所顾忌地释放出来,曾经的同床共枕,变成了现在的绑架者与被绑架者的关系。

他想要的,仅仅是去爱;她不想要的,是被爱。

他把付出当成最大的回报,他说:“……他们是好,但他们之中又有谁可以像我一样肯为付出一切呢?”

他被她的决定弄得疯疯癫癫,整日念着残诗,以泪洗脸,而她还是不屑一顾,只给他一个又一个背影。

他绑架了她,他杀死了自己最爱的黑犀牛,挖出了犀牛鲜红的心,献给了女孩,念完他给她的诗。

爱情,随着黑犀牛的一声尖声嗥叫,逝去了。

我被这个话剧狠狠地震撼了,心一次又一次绞动,一次次痛得快要窒息。

难道世事的剧本不能改一改吗?

到了很晚,话剧终于演完了,我走出人山人海的小剧院,投身于夜的黑暗与寒风中,有种如释重负的虚脱感。

尽管剧院离宿舍很远,但是我还是选择了步行回去。

回忆起把《黑犀牛的爱情》推荐给我的朋友,我怀疑她是不是老早就知道了剧情。

话剧终于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没有结局的结局,是悲哀的结局。

颓废了!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生活 #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颓废”里木有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