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云归来

2007年2月22日 我要吐槽

一个人住在冷冷的、空空的宿舍,我颓废的活着,不规律的饮食睡眠,不规律的心情。

所以在姐姐让我搬去她的地方住的时候,我只思考了一下就答应了,原本我觉得我会爱上一个人的生活,无忧无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后来发现当一个人孤独了,生活就会灰暗,生活灰暗了,就会产生绝望。我蹲在自设的牢狱里,从开始的舒惬,变为之后的呆滞,再变为之后的颓废,最后越来越恨自己,甚至不想再看见镜子。

尽管我在努力,努力寻找灵感,为自己下一个动画短片写剧本,但每当有一丝念头就会被突如其来的悲痛所夺走,而这悲痛源自孤独。

我当天就简单地搬了家。事实上只搬了我的电脑和牙刷。两件不可缺少,却又有些厌烦的东西。

姐姐说我一个人长期不说话,语言表达能力变差了,我觉得我一直都很差。

在姐姐的地方住的好处有很多,比如作息时间会稳定很多,吃饭会有人care,也不会随时断电。由此我觉得我可以好好修养生息一下,说不定可以把以前流失了的青春再弥补一些回来。

姐姐给我新买了一台电脑,速度很快,我很兴奋,想做动画片的念头更加的强烈了,但越是强烈,就越没有灵感,这种感觉颇似高中时候写文章,自己很想写一些东西出来,甚至其中具体的几个词都想好了,绝妙的点睛之笔都已经在脑中成型,但就是没有一个能把这些琐碎的东西穿在一起的线索,一个主题,任凭你咬破笔杆,抓耳挠腮,还是没有用,冲动仅仅是冲动,想要把冲动化为快感,尚需要一些机缘巧合,火石电光。

于是我就很郁闷地在建模,建人体。有一晚神经兴奋,花了一个通宵建了一个人头,并研究了max里面毛发的制作,很有收获的一晚,不过第二天睡到了下午两点从而受到姐姐的谴责。

姐姐直到“大年二十九”亦即公历二月十六日才放假,当天爸妈开车到昆明接我们。

我不大想回家。除了想和父母团聚以外,回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可做,而且我讨厌过年,我讨厌人多、喧哗,讨厌吓人一跳的爆竹、扰人休息的锣鼓。我只想安静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想做的事。家乡虽然有我的足迹,有我的母校,有我挥霍过汗水的球场和上学必经的小路,也还有那些有特殊意义的地方,我可以默默回忆起当时的人,当时的事……但此时也已物是人非,想到也只徒增伤感。所以我不想回家,留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宁可把过去都忘掉,也不愿一次次重复着被它缠绕,无休无止地借感叹从前而心潮澎湃——多懦弱。

但我还是回来了,我是懦弱的。

当我跨进车门的那一刻,我就觉得自己在一个开阔的水域里慢慢下沉,无止境地往下掉。

天气很好,云在洁净的蓝天里变幻着形态,散发出不一般的美。

clip_image001

clip_image002
clip_image003

clip_image004

clip_image005

clip_image006

clip_image007

clip_image008

clip_image009

clip_image010

clip_image011

clip_image012

clip_image013

clip_image014

clip_image004[1]

clip_image015

clip_image016

clip_image017

clip_image018

后来的路上,我一路上都在拍云,也拍到了雪山,确切的说是山上的积雪。心里不断想着《牧羊少年的旅行》里智者讲的关于牧羊人和爆米花小贩的故事。

clip_image019

clip_image020

clip_image021
每次都在此处停留,店名有些奇特.

到达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我们在市区泊车,一家人去吃了砂锅饵丝,这家店在我以前的学校附近,高中不回家吃饭的下午,我时常来这里吃,当时觉得味道并不是很好,而如今,不知是不是饿,或者是想念家乡的味道,吃起来觉得也还不错。

clip_image022

走在街上,耳边是地道的保山口音,让我觉得有些奇妙,仿佛自己又被加了高光,无法融入到这个城市里。

clip_image023

clip_image024
保山正在兴建的体育中心

clip_image025

clip_image026

clip_image027
标志性建筑 九龙

clip_image028

clip_image029
保山因盛产兰花又称兰城,路灯都这么搭调.

clip_image030
this is my home

clip_image031

clip_image032
爸爸的设计 我曾经住在四楼…

(由于DV的视角太窄,我拍了好几张,拼凑在一起的)

保山的美女好多。这是相较于昆明而言的。虽然当时在这里奋斗了十多年,却没有发现,直到自己开阔了眼界,见到了各式各样的女子,才发现,原来家乡的女子才是最美的。

第二天是年三十,一早起床全家坐新买的QQ去买菜,我和爸爸在超市买了些饮料牛奶,回家的时候妈妈姐姐手里已经提满了各式的食物。

铺子里东北大叔见到我之后就激动地喊师父,我不知何故,以为他叫我爸爸,后来发现他确是在叫我,原来电脑坏了,又让我去修。上次回家也帮他们修了一次,作为回报,我随时可以去店里的电脑上网。想不到这次系统坏了,他们又天天惦记着我回来,再帮他们修。

我说:“没问题,一会儿去帮你们看。”

帮妈妈杀了鱼,虽然我很不想做杀生的事,心里不忍是其一,害怕见到血、内脏、肠……是其二,但我还是动了刀,我想,能帮妈妈做家务的机会并不会很多了。鱼儿们痛苦挣扎,血淋淋的画面始终在我心中萦绕,我只好以“他们原本就是人的食物”来安慰自己。

后来我还炒了一个菜。其实自己亲手把厨房里的材料从食材变为桌上的佳肴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对厨艺很着迷也正因为此。在和姐姐住的时候,我曾经炒过两道菜(若算上汤的话,就是三道),其一是鸡蛋番茄,其二是酸笋牛肉。鸡蛋番茄虽然简单,但我很喜欢吃,而且也有不少变化,但是由于姐姐的设备不精,我将其做成多汁水的,类似汤的鸡蛋番茄;由于电磁炉的火候不行,牛肉也没有得以发挥出它的香和嫩,有些遗憾,但从姐姐姐夫吃得还算开心的表情来看,我炒的味道还算不错。而年夜饭里我炒的菜,叫做“酱汁鸡丁”。妈妈杀了一只大公鸡,选了上好的胸肉,腿肉切成丁,加淀粉、酱油、少许料酒以及其他调料腌制了一个多小时,我将葱姜爆炒,随之放入鸡肉炒至金黄,随后放入调好的酱汁和泡椒,稍干即起锅……炒菜的感觉很妙,就像第一次ml,心里有些紧张,但又很兴奋,慌慌张张,而且高潮一会儿就过去,之后很有成就感。

我的鸡丁很受欢迎,遗憾的是当时忘了拍一些照片。

clip_image033
和爸爸去游泳

clip_image034
后来也回了老家,看望奶奶和外婆
clip_image035

clip_image036
hold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生活 # # # #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踏云归来”里木有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