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需要速度

2007年4月18日 我要吐槽

驾校上课的时候,我只听了前两节。后来周末两天都逃课了……周六是因为小曹同学去了医院,芮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其实我正想去驾校的,我发誓。
后来看见小曹的时候,觉得她的脸色惨白得可怕。我给曾是医生的姐姐打了电话,让她帮忙看看,姐姐和她的那位来看了化验结果,对小曹面授了些注意事项,给小曹写了个tip,就撤了。
这乃是小曹第二次倒下了。第一次倒下的时候,我正在上体育课,韩国金同学就跑来了,喊着我的名字,一开始我以为听错了,她喊得声嘶力竭了,我才回过头。她喘着气,说:“……快……小曹不行了……”我反应过来,对那个教我们篮球的老头说:“我要去一下”这个老头,乃是出了名的啰唆,明明是体育课,他每次上课都要让我们站在烈日之下听他滔滔不绝,不到半个小时绝不罢休。要是他真知灼见,字字珠玑也倒算了,他每次讲的都是些可讲可不讲,重复啰唆的话,明明一个地球人都知道的问题,他偏要说得很神奇:“你们听说过迈克尔乔丹吗?哇,那个人太厉害了……”他要这样说一次倒也算了,但下次上课——不知是不是记忆力有所降低——他还会一字不落地重复:“你们听说过迈克尔乔丹吗?哇,那个人太厉害了……”
言归正传,就在这个时候,我说了我要离开,打断了他的话,他很不爽,大声说道:“等我说我了再走!”这句话让我相当不爽。于是我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我很不想和老师发生冲突——不想和任何人——但当一个人的性命危在旦夕,我还是选择牺牲自己和老师的友好关系,而且我认为我这样做是正确的。
后来就一路背着小曹去了医院。
……
由于这次是在周末,而且小曹是在翠湖晕倒的,所以没有能让我在事发当时赶去。我到医院的时候,小曹已经去化验了。据说路边一个好心人背她来了。那个“好心人”留了络腮胡,很前卫的样子。后来和我送血样和尿样的时候,知道他是大理人,现在在昆明艺术学校念大一,搞音乐的。后来就走了,好心人果然是好心人。
再后来,小曹输液,我和芮等几个女生在旁守候。红十字协会医院,简称红会医院,以前姐姐实习的地方,也是我和从前的她在昆明首次见面的地方。这次宰了小曹一百多,较之上次省医院的五百多,算是仁慈了。
小曹走出医院的时候,说了一句让我倒下的话:“……其实我躺在医院床上的时候,肚子就不疼了。”
我说:“不怕,没事检查一下也好……”
正往医院外走的时候,接到徒弟的电话,说电脑又抱去修了,让我给带个3dsMax帮她装。我便又风尘仆仆地冲到了民族大学里——这里有个修电脑的主,班里的同学们都爱找他修。
徒弟兴奋地说她装VISTA了,但我一问,内存才512MB,VISTA估计会被卡得够呛。
我帮徒弟把机器搬到我宿舍。连在我的显示器上,VISTA幽幽的启动界面出现的时候,确实让我有些兴奋。但是偶用了一会就发现,相当不习惯,虽然有些改动是更为合理的,但是我很不习惯,找一个“添加删除程序”找了好久都没找到……郁闷死了。
装了3dsMax9,结果出错。不能用。
徒弟的VISTA梦就这么破灭了。之前她在民大喜滋滋地说:“我就这么成为我们班第一个VISTA的人了”现在她乞求道:“还是帮我装回XP吧……”
尝试新的事物都是需要勇气的,而且有时候还会付出代价。
于是又格式化C盘,装了WindowsXP。
折腾到晚上八点多才装好,和徒弟吃饭去了。论到美食,我的徒弟就成了我的师傅。每次和她出去吃东西都会吃到很好吃的,这次也不例外。
所以,周六就这么过去了,一整体都没有去驾校。
晚上我下定决心第二天要早起去驾校上课。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10点多。
下午要考“交通安全教育”,我想:“还是下午去吧。”
通知了随我们一起的Louie,我便和东哥,沈哥就一起乘车去了驾校。
到达的时候好多人已经在写了。要求写五百字的心得体会,二百字的保证。我都没有来听,据说给学员看了很多血腥的交通事故场面,五百字就是看那些的体会。我庆幸自己没有看见那些令人作呕的东西。而至于那五百字的感想,我如此文采飞扬,妙笔生花,岂难得到我?
随便大笔一挥,就能编出一大堆。
直到我交了,Louie才来,那个老头说:“下班了,明天再来吧。”Louie便走了。

处理完这些之后,我们往回走,东哥前几天在公车上看见了路上有几家饭馆不错,所以便一直去了。三个人坐定后,才发现好孤单,决定打电话约人。
我发现我没有什么人可以约。对着电话里面密密麻麻的名字,突然发现自己很孤独。
东哥和沈哥打电话约老班和神僧老师,但是他们都嫌太远了;约Michael Jackson,本来说来的,可后来又有事不能来。
我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了红红,每一次大家在一起,有她都会很快乐。所以我约了她。于是她和她的舍友小毕来了。东哥也叫来了她的老婆,凑了三个女的,六个人。
虽然吃的并不是很美味,但大家一起说笑,很是开心。
吃了一半,红红收到短信,说开班会点名了。我想让她留下,红红便开始向班主任请假。她打电话说:“……老师,今天我爸爸妈妈上来了,现在我正和他们吃饭呢”
我差点喷饭……
“……他们好不容易来看我一次……噢对了,小毕也和我在一起……”
看她装得一本正经,面无表情,我却在旁边笑趴下了。

等她挂了电话,大家爆笑。我则抓紧时机占一下她的便宜,叫道:“女儿,要听爸爸的话,啊!”平时都是她占我的便宜,这次可要好好报仇。
吃得很饱,待我们离开的时候,已是灯火辉煌。我送红红和小毕回到学校。横穿了一次马路——驾校教的是不准——在路中心同她们挥手道别,路的汽车飞驰而过,她们的影像变得有些模糊。
到对面的站牌准备乘公交车,发现自己口袋里竟然没有一元钱,刚才吃饭都付光了。
于是凭记忆往回走。
黑夜的凉意正好驱散我体内由于暴食和欲望所产生的热,让我可以很好的思索,而不被其带入绝境。

以为路并不长,但真的用双脚去丈量,才发现,这两所大学之间的距离,就是我们之间最远,最难以逾越的距离。

步行让我精力充沛,步伐越来越轻快,虽然四周都是非常陌生,虽然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但是我一点也不害怕,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被放大了,飘在半空中。

快到学校的时候遇见一个德语班的同学。
星期天也就这么过了。

星期一,复习驾驶理论。

星期二,考试。
这天早上我老早起来了,做了一下模拟题,然后又上床去睡觉了……
十点半,东哥来找我,于是我给Louie打电话,约在学校门口见。一起搭乘70路公车,要一直到终点站,也是我们学校的另一个校区,我从来也没有去过。

路很长,大家在车上一言不发,只是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
理论考试满分100,共100道题,只有判断和选择两种题型,涉及交通安全知识,行车常识,交通标志,交通法律,事故急救常识和汽车机械原理。考试时间为45分钟,考完便可以看见自己的成绩,90分算通过,低于90分的,当场有一次重考机会,若还是低于90,则需要交60元等待补考日期……
我的书是最后才拿到的,都没有怎么看,考试于我来说是一件很冒险的事情。

到了考试的地方,看见好多人在等待。
原先定于13:00的考试,一直到了大概13:30才开始,而且还得排队。

我一直说:“不紧张”,可心里还是很紧张,难以抑制。
直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便在电脑前坐定。开始考。
花了十分钟答完了所有题目,又花了十分钟检查。按“交卷”键的时候,我有些颤抖。
红色的95在屏幕上晃。

我通过了。立刻给姐姐,红红,父母通报了喜讯。

这世界好清新。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生活 #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我也需要速度”里木有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