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年

2010年2月08日 2 评论


大图:http://www.dukeart.net/the-year-of-tiger-2010/

回家准备过虎年,住在父母去年夏天开的旅馆里。由于服务员紧缺,我有时候也坐在前台给人开房,起初什么也不懂,后来竟也能成功给客人制卡,登记,开房。
来往的客人形形色色,男女老少,而所有人于我都是陌生人。他们有的来自远方,来去匆匆,有的是一家人拖儿带女,也有的经济危难,节俭之至,有的谦和,有的张扬……

提到旅馆,难免会涉及到一些暧昧话题,我确实曾见过不少年轻男女半夜相邀至此,观其身份证,多数年龄尚不及我。 虽说我眼拙心愚,但也算观世事多年,如今也能看出个一二来,有的男女年龄尚浅,戴着眼镜一副书卷气,则可能是同学情侣;有的男女看似已到中年,女的时刻 “嫌贵”,则可能是夫妻;而有的男女相貌悬殊巨大,男的油面秃头,女的则穿着露骨,浓妆艳抹,则可能是嫖客和妓女,还有一种可能是已婚男士在外的情人或小三儿。

从前我觉得一个女人沦落到给巨丑的男人有偿献身是多么的可怜可悲,但出乎我预料的是,在我见过的很多“疑似者”中,她们大多都很开心,往往装作和她的顾客很熟的样子,能言善道,但这热情之间,也有些许的尴尬。
如果说我对她们所存的是“同情”,那未免太对她们不敬,也许她们最痛恨的就是被同情。

生活对他们的压迫,社会给他们的除了遗弃就是拒绝,而你我尚可以在家庭中找到一丝温暖,她们,那不成为家的场所所有的可能是逼她赚钱的丈夫,年迈待养的父母或是年年要交高学费的儿女……她们一无所有,所剩的只是上天赐予她们的花容月貌,曼妙身段。自古红颜多薄命,较之所有人的好死,她们也只能选择自己烂活着,换得她所关心的人的好活。

就在我画这幅老虎的时候,有人敲门,我一开,是一个身形瘦小的女子,她用普通话说“您好,是您刚刚打电话说需要服务吗?” 那时已经是凌晨1点多。
我摇摇头说:“没有”
她掏出手机翻查了一下说:“咦,说的就是这一间啊?难道是搞错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一手扶着半开的门,立在那里。
她查了一会儿,说,“啊 不好意思,打扰了 老板。”
我说“没事”,关上了门。

凌晨一点,她独自一人来到这里,只因某个“老板”打了一个电话。

我很想有朝一日能面对面“采访” 到一位这样的女孩(她们真的很年幼),或者不如说是谈话,并没有恶意,仅仅是因为很希望了解她们对一些问题的看法,触探她们的心理深处,有可能的话,予以帮助。

呵呵,别傻了,自顾且不暇,何暇顾人哉?

再过几天就到春节了,也是我的本命年。希望所有人在虎年都好。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 生活 #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本命年”里有2 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