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可儿

2013年2月22日 我要吐槽

我是蓝可儿Elisa Lam,21岁,加拿大华裔女大学生。3013年1月26日我与男友吵架辞去工作由温哥华前往加州旅游,1月28日入住洛杉矶市LA中心的塞西尔酒店Cecil hotel,准备休息几天,然后去加州一个农场上班。
之前虽然也听闻Cecil hotel是一个诡异的酒店,发生过不少离奇的命案,但它在LA的市中心,价格便宜,而且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所以我没有把传闻放在心上。
我偶尔吸毒,但在Cecil hotel我能很容易的买到我想要的。我性格开朗,几天下来我和这里的工作人员混熟了,也认识了这里面的X,他在Cecil hotel长住,和里面的一个管理员是死党,他是美国人,但和我一样,他是亚裔,所以,我看得出他对我有好感。我们约会了几次。
1月30日晚上我和X以及一些酒店的员工在一起共进晚餐,喝了一些酒,随后我和X一起到他的房间吸毒,我们一直待到凌晨1点多,我说我想回去休息,他似乎意犹未尽,但后来他答应送我回我的房间。
到了电梯,X本应该送我去我的房间门口,然后说再见,这个晚上也算是很美好,但我走进电梯以后发现X没有跟过来,X站在远处,坚持说让我去他的房间,想和我再喝一杯,我安慰他说好啦,以后总有机会的。他说不行就今晚。我说我得回去了。他说,他在外面看得到电梯去了几层,然后他会到那层去等我。机智的我走进电梯,按下电梯里一通排按钮,心想这样你就找不到我了。
但是电梯的门始终没有关!
我无奈地想他是不是要跟过来?于是我躲在角落,偷偷往外看,但是没有人!?
我再次回到电梯想让电梯开始运行,但是门始终没有合上。
我再次探出头,想看X是不是还在,这时候传来X的声音“你就答应我吧”,他躲在远处的黑暗的角落,显然是他控制了电梯,让电梯不能上下。
我很无奈,只得走出电梯“你想再喝一杯?”我站在电梯问他,他不说话。
“像这样?”我扭动身体,做出我们之前在一起跳舞的样子。他抽了一口烟。
“但是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必须回去睡觉!”我有些愠色。但他依然不依不饶。
我在门口踱步,他似乎按住了走廊开头的按钮,那个按钮是为了方便准备乘电梯人提前按电梯开门的,这让电梯无法关门上下。
我没有办法,最后只得妥协。
这样僵持了几分钟。
“好吧……就一杯”我站在原地(电梯门外)说。
X终于放开了按钮,电梯运转。
1月31日凌晨2点,我和X并没有离开Cecil hotel,而是到了他的房间,喝酒吸毒,我没有带足够的钱,X答应先赊账。后来X对我有非分之想,我不答应,拼命反抗,虽然我和我的男朋友吵架,但我并不想因此辜负了他。
这似乎激怒了X,他粗暴地侮辱了我,我虽然拼命反抗,也许是因为吸毒之后我神智体力都不好,而他则过于亢奋,在他的按压之下,我轻易就窒息了。
X意识到了发生的一切,开始感到害怕,他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很久,端详躺在床上的我赤裸的身体,然后打电话给他的死党——Cecil hotel的管理员,说能不能帮忙开一下楼顶的门和水箱。
管理员问怎么了?X大骂道“你别管,只管开就好了!”
管理员来到X的房间,同样很惊讶。他们发生了争执。
但最终管理员还是帮助X绕开警报打开了楼顶的门,以及水箱的盖。
因为担心我的身体进入水箱后水会溢出弄的到处都是,他们先把一个水箱的水通过底部的手动泄水口泄干,再将我的身体放进空的水箱。
泄出的水并没有按照X二人的预期进入排水管道,陈旧的Cecil hotel排水系统难以容纳如此突然大量的水,于是有少量淹进了酒店的房间。

又因为担心我身体发臭,担心最后有人发现我的尸体之后找到线索,他们把装有我的身体的水箱密封之后再注满水,之后二人才离去,此时已是第二天早晨。
弥漫我周身的这些水,将用做Cecil hotel房间水龙头和淋浴以及一个咖啡店和楼下厨房使用。
直到2月19日,我的尸体被发现之前,Cecil hotel的客人们都在使用、饮用 浸泡过我的身体的水。

英国游客萨布丽娜•鲍格惊恐地称,8天前她和丈夫迈克来洛杉矶游玩并住进了塞西尔酒店,而她已经连续8天用酒店里的水来饮用和洗漱。萨布丽娜说:“那水的确有一种奇异的味道,但我们以为这里的水就是这个味。”

随后接连几天,酒店客人抱怨水压低,2月19日,员工上楼顶查看,发现了我的尸体,赶来的消防员花费了一个小时将水箱切下,我才重得以见天日。

我是蓝可儿,21岁。

 

真实事件,部分细节为作者推断及臆想,如有雷同实属巧合。逝者安息。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生活 # # #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蓝可儿”里木有评论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