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点

2015年6月03日 3 评论

Trust gets you killed, love gets you hurt and being real gets you hated.

人在很小的时候,幸福点会比较低,一块糖,一次放肆的玩耍就能让人觉得很幸福。对周围环境认识不够彻底,同时也受到长辈的保护,几乎所有接触到的事物都已被人工过滤,只有美好的,没有丑恶的。

但是事实是这世界充满了负能量,越是纯真的童年和幸福,当你逐渐揭开这世界的面纱,越会令你不适应。单个人无法改变社会,也无法脱离社会,所以绝大多数人会试着去适应这个社会,对他人的恶意和攻击习以为常,人与人没有基本的信任,也没有丝毫诚信,他人作恶,于是我必须更恶,他人有可能会欺骗,所以我必须先欺骗。

我们似乎都对人性的负面习以为常了,有的人还可以振振有词地说出人必须要如此,这是社会发展的结果云云。仔细想想,实在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人怎么可以如此?

前几天,我开着车去到一个山区,结果走错了路,在一段狭窄的山路上准备掉头,旁边有一位老农在锄地,他见我掉头,从远处远远看着我,当时我内心里在想的是“完了他可能觉得我要压了他的地,要来找麻烦了。还是我已经压了他的地?”

他走近了。我机智地摇下车窗,和他打了个招呼,并且问了问方向。他脸上沟壑明显,古铜色的脸很坚毅,并没有笑,顿时令我有一丝压迫感。他把手中的锄头放下,用夸张的手势指给我方向,说“在那边,在那边,下了这条路,转过去,再走就到了”,虽然他没有笑,但是语气特别温和,感觉不是路人,而是熟人在路上遇到亲切攀谈。还未待我说 谢谢,他突然很热情的邀请我去他家吃饭。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所震动了,一时间不知所措,所以语塞了。老农转身又指了指远处:“我家就在那里,一会儿就到了”。他的语气和平常我们虚情假意的邀请不同,我能深深感觉到他在担心自己家的菜会怠慢了客人,一心只想邀请我去他家吃饭,而不是社交礼仪一般随口一说假装客气——正如我们经常做的一样。

我感谢之后,回绝了老人,老人依然邀请,经过几次婉拒,我挥手继续上路,从后视镜看见老农杵着自己的锄头依然站在那里,远了,他挥了挥手,继续开始锄地。

我突然觉得特别自卑,我们自以为先进的、发达的思想,被一个山区的陌生老农一辈子保持的淳朴所击溃到体无完肤。他也许没有见过高楼,没有见过城市,没有和所谓的“上流人士”交往过,但是他比我们见过更明亮的星星,比我们更懂得与人为善的真谛。社会的发展是什么?是邻里住了几十年,甚至不知道对方是谁?人性的发展是什么?是经常因为一丝鸡毛蒜皮而吵得头破血流?思想的进步是什么?是为了几块钱可以把朋友出卖,可以用欺诈的手段换取本不属于自己的利益?爱情的现代化是什么?10块钱的一张纸就随随便便全然抛弃几年的相处培养的感情?

再后来去山区,有几次在当地人家里吃饭,看似特别穷苦的人家,往往招待我们的饭桌都是满满当当,杀鸡宰羊,挂着的火腿切一大盆煮……不遗余力地尽着地主之谊。相比之下,“待客之道”在发达地区却往往很罕见。

人之初的淳朴本性,是被环境所玷污了,环境越是复杂,越是“高端”,遗失的本性就越多。反而在环境恶劣下,人会更单纯,会意识到只有真诚相待,合作共处才能有生存的希望。

接纳了太多的复杂和奢侈,让人们的幸福点变得特别虚高,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一切都显得司空见惯,一切都不值得珍惜,whatever,无所谓。

我怀念童年,怀念吃到好吃的能高兴一整天,怀念去春游的前一天兴奋地睡不着觉的晚上,怀念小伙伴可以挺身而出,小朋友之间的“肝胆相照”,怀念牵到自己喜欢的女孩的手可以幸福到热血沸腾,怀念挂着大大的MP3骑着自行车听后街男孩的时候。

当美食已经无法挑起我的味蕾,吃什么都味同嚼蜡;当无论去什么地方旅行,都觉得习以为常,无法勾起我的兴趣;当朋友已经不是那个字面的含义;当爱情只不过是完成婚姻责任的过场;当音乐也没有办法打动我的神经,我怀念那个幸福点极低的孩提时代。

 

*本文为dukeyin.com原创内容,欢迎分享,未经同意不允许转载,侵权必究!

@生活 # # # # #
微信打赏
  •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
< >

在 “幸福点”里有3 评论

  1. 回复゛ 某晚上 说:

    本文可以转载吗?会注明来源及地址。

填写称呼和邮箱即可发布评论

:):(:D:lol::P;):|:?:o8O8-):cry::oops::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