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e
Duke
2007年8月6日

还有一天,就要搬出去了。我心中非常高兴。将远离这些尘世的喧嚣和愚人在耳边的叽叽喳喳,让我觉得无比痛快。

正如我和我的学妹白痴慧所言的,我要去隐居,我要过陶渊明的生活。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田园。

从前以为归隐就仅仅是一种个人爱好,周末一个人去到山林里住下来享受大自然气息。现在终于理解了陶渊明当时的心情。
归隐,和上梁山是一个道理,都是被逼于无奈才做出来的。好端端的小康温饱不去体验,跑到山林里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这岂非自讨苦吃?古今人士的智商不至于低下到这种程度吧?陶渊明如是说:“我们——都是有苦衷的!”当年陶渊明正值仕途鼎盛时期,桓玄篡位夺权,陶渊明是看不下去,不愿跟桓玄鬼混才自己一个人跑去归园田居的,实非情愿。

而我!岂非如此!

别了,纷纷扰扰的宿舍!

@

本作品采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CC BY-NC-SA 4.0)进行许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