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e
Duke
2009年1月16日

image

 

本来我想画美女,发现我不是那块料。可能也是深受杨老师的影响,还是画些诡异恐怖的东西比较顺手。

最近迷上了欧美漫画,The Nail,Fistful of Blood 我都很喜欢。不知是不是职业原因,现在看漫画都不看内容,若不是作者以很大的面积写字,比如“FUCK!”“AH AH”我都不会去关注对白,往往是看每一幅画的构图、线条、色彩、光线……会有想画画的冲动,可能听起来有点可悲,但是对于我来说,看这些也足够让我兴奋的了,有时候甚至胜过以前看叮当猫被情节所move的兴奋。

人心真的很丑恶,若不是有绘画的表达方式,可能很难把对人性的憎恶和无奈表达出来。那些虚假的,伪善的,表面的东西注定是不得长久的,很多人明白这一点,但是却不敢真的正视事实,宁可自欺欺人欢愉一时,也不愿接受丑恶的真相和本质。

《红楼梦》中有“风月宝鉴”,此镜正面是赤裸美女,反面是骷髅白骨,跛足道人对贾瑞说“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他的背面,要紧,要紧!”照镜的正面,神情恍惚,照镜的背面,吓得精神抖擞,头脑清醒。贾瑞不听(不肯接受丑恶的本质),沉溺于正面的风月美女,结果落得精尽人亡。

所以,多画一些警世醒人的,兴许可以救民,即便不能,也可自救。

@生活

本作品采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CC BY-NC-SA 4.0)进行许可.


猜你喜欢